骚心文学

首页 龙族:我的一人之下绝对有问题
字:
关灯 护眼
骚心文学 > 龙族:我的一人之下绝对有问题 > 263.言灵·蛇

    “有消息了么?”

    雨水不断拍打着窗户而后爆开,风在嘶吼,船在摇晃,曼斯稳稳的站着,吐出一口雪茄烟,朝着一旁屏幕前的女孩问着。

    暴雨之前便已经有两位专员潜入了水下,撤退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来不及了。任务本身就伴随着风险,如果一遇见任何问题都退缩,那他们注定什么都无法完成。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放弃这次任务,他们估计就再也没有机会到这边来调查埋藏在水下疑似龙王寝宫的遗迹了。

    要知道为了这次得到这边官方的许可,他们可是废了好大劲,甚至不惜冒着被渗透的风险让三名来自公司的员工入学做‘交流学习’。

    总之,为了执行这次的任务他们做足了准备,是不可能仅仅因为一场暴雨就轻易撤退的。

    “哇哇啊啊啊——”

    后舱隐约传来的婴儿啼哭声让曼斯眉头皱得更深了,“去看看宝贝怎么了?老是哭,你们中就没有人懂得怎么照顾孩子的么?”

    他故作抱怨的试图缓解紧张的气氛。

    实际上在座的所有人都清楚,他们船上就没有一个普通人,当然也包裹正在啼哭的孩子。

    那不是普通的孩子,是他们专程为了这次任务带来的‘钥匙’,血统等级甚至比在座的大多数专员还要高,这样的孩子生来就是不平凡的,平日里并不会哭泣,现在哭泣很可能是因为无法说话而通过这种方式向他们传达某种讯息……比如说危险。

    “教授,要不……我们还是先让叶胜和亚纪先上来吧?等雨停了再继续探查也……”

    “都说过了现在要叫我船长!我现在的身边是摩尼亚赫号的船长,不是你的代课教授。不,不行……”曼斯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摇了摇头,“他们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而且不知道这场暴雨何时能停,我们不能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可是……”

    “没有可是,你以为我不担心他们么?”曼斯语气中带着些许懊恼,“这次任务来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做好了觉悟才来的,放心好了,我会判断好情况,如果势不可为我会第一个下达撤退命令,昂热来了也拦不住!但现在调查才刚刚开始你在这儿打个屁的退堂鼓啊,晦气!与其在这儿影响我的判断不如先想办法安慰我们的小宝贝!”

    “您这是在为难我们啊教授,来这里的执行部主力成员没有一个是结婚了的,我想出了您这样的硬汉之外恐怕没有人拖家带口的还敢来执行这种危险的任务吧……”端坐在显示器前的女孩儿头也不抬的吐槽着。她大概二十三、四岁,一头黑发,典型的拉丁美人长相,穿着卡塞尔学院专门定制的作战服,身材看上去凹凸有致。

    “你指望我们去哪里学会照顾婴儿?”

    “得,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咯。”

    曼斯摘下嘴里叼着的雪茄吐出一口烟圈翻着白眼,这些个学生们一点都不懂得尊老爱幼,都说了叫船长,结果没一个听话的,他在想是不是平时对这些家伙太和善了以至于没了威严?可是不对啊,他上课的时候最严格了,每节课都点名,这帮小家伙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哎,算了,你们各自看好自己的位置,既然只有我一个已婚男人,那只好由我去看看我们的宝贝了,塞尔玛,随时注意他们两人的生命信号,有任何异常都立即收线!”

    “明白!还有啊,不用特地强调已婚啊教授,工作餐很丰盛不需要加餐。”拉丁女孩塞尔玛回答着。

    船上的气氛在几人默契的配合之下缓和了许多,但专员们依旧没有对手里的工作有所松懈。

    曼斯走在前往后舱的走廊里,很快就听见了耳麦里来自三副的报告声。

    “船长,收到长江航道海事局的信号,他们那边发来善意的提醒,说后半夜暴风雨会继续,风力会增大到十级,降雨量将达到两百毫米。这是击今年罕见的暴雨,可能伴随有雷暴现象!让我们小心行事。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向他们呼救。”

    “善意个屁啊!真要善意他们倒是多给我们一些时间啊……”

    曼斯骂骂咧咧的吐槽着,“告诉他们不必担心,我们会小心的。你们也不用担心,这可是摩尼亚赫号,表面上是拖船,实际上它是一艘军舰!12级的风暴都对它来说不是问题。”

    “船长您别生气,也许他们真的是关心我们呢?听说这边的人都很友好。”三副有些尴尬的安慰着。

    “你真信啊?我猜这帮家伙估计现在正嗑着瓜子喝着茶围在岸边看好戏呢!”

    曼斯气急败坏的吐槽着。

    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

    虽说气倒是挺气的,但是如果真有什么万一说不定真的依仗这些家伙。

    学院的面子固然重要,但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是比自己手下学员的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了。

    频道里再次安静下来,众人都紧绷着神经注意着一切情况,来到后舱的曼斯此刻能听见的声音只有婴儿的哭泣声,还有耳机里回荡着的两个纠缠在一起的心跳声。

    两种声音交汇在一起像是哀乐一般让人呼吸变得压抑起来。这场暴雨让他想起了十年前格陵兰的冰海……每一次接近这种东西都会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哭泣的婴儿自然是他正准备去安慰的宝宝,而心跳声则是来自系统对下潜人员的心跳监控。此刻在前舱塞尔玛的监控窗口里还能看见一起一落的绿色光点,那两颗年轻活跃的心脏还在正常跳动。

    ············

    “这里是水面五十米以下。”

    昏暗的深水之下,叶胜喃喃的自言自语着。射灯在深水之中无法穿透太远的距离,只有一条青灰色的灯带指引着他们唯一的道路。

    酒德亚纪纤细的身影漂浮在叶胜旁边,叶胜只要伸手就能拉到她。

    她并没有回应叶胜的话,也没有打扰对方。

    因为这不是在说话而是在记录。

    每一个深入险地的专员都该做好完全的准备,记录好他们在这里经历的一切,自然也是任务之一。

    如果发生不幸,后来者才能在他们所留下的语音中找到有用的讯息。

    亚纪明白叶胜哪一句话是在工作哪一句话是在对她说的,因为这是他们第二十七次水下协同作业。他们在学院里是同班同学,同期进入执行部,五年的潜水搭档,即便不用交流也能从一个眼神里读出彼此的内心。

    就像现在叶胜有说话了,而亚纪知道这是在朝着自己吐槽。

    “听说那个‘s’级新生路明非入校的第一天就在‘自由一日’里做掉了楚子航和凯撒。我们面试他的时候可完全看不出他有这样的能力。”

    “你的八卦落后啦,下潜之前听曼斯教授吐槽过关于我们这次的行动似乎和你们国内这边的异人组织扯上了关系,做为我们能够对这里进行勘察的条件,他们有三名员工要进入学院就读,施耐德教授决定让路明非作为专员之一去面试他们,说是要给他们来个下马威来着,现在这个点说不定还在僵持之中吧?”酒德亚纪吐槽着自己打听到的八卦,语气中满是无奈,“听说施耐德教授对路明非的评价也颇高呢,或许真的是我们看错了?他其实真的深藏不露?”

    “啊?”叶胜嘴角一阵抽搐,“也许校长和教授们的眼光的确有独到的地方吧……反正我是完全没看出来……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八卦你哪里来的?”

    “女人之间的秘密,嘿嘿。”

    酒德亚纪嘿嘿笑着回应着。

    昏暗的环境再加上彼此头上厚重的面罩让他们不怎么能看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但是声音能够通过两人之间的一根单独的信号线传递。

    “好吧,不管怎么样,希望我们两边都能顺利进行吧……”

    叶胜没有继续追问,在水下的氧气是有限的,他们得抓紧时间执行任务。

    很快,两人抵达了水底,狂风暴雨被五十多米的水层过滤后抵达这里这剩下了轻柔的水波完全可以忽略掉,不会影响他们的行动,但这里的地形让他们没办法随心所欲的移动,此处的地理位置因水库蓄水而被淹没,但之前这里是一片山地,石头被当时湍急的水流打磨得光滑无比,难以落脚。

    叶胜使用装备在潜水服上的钩爪刺破岩石稳稳的站住身形,俯下身伸手在底层泥沙中摸索着。

    很快他似乎有所发现,朝着一旁的酒德亚纪亮出摸索到的东西,那是一枚有着古老花纹的陶片,酒德亚纪会意,拿出准备好的水下摄像机拍摄照片并传递给上面的摩尼亚赫号。任务全程的发现都需要记录,他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小的线索。

    “至少有上千年的历史,是蜀文化还没有被中原文化吞没之前的东西,很可能跟我们要找的白帝城有关。”

    传递完照片资料过后,酒德亚纪接过陶片打量着,她上课的时候听得可比旁边这货认真多了,平时这货都是抄的她的笔记。

    “但在这附近似乎并没有可以被称作‘城’的痕迹,如果曾经存在一座恢弘的古城,不可能只留下一片陶片吧?”

    “是的,但是我们的氧气不足以支撑我们仔细寻找,还是呼叫外援吧。”

    说着,叶胜按动面罩上的呼叫开关连线学院的超级计算机,“诺玛,我需要用声呐扫描地形。”

    “收到,摩尼亚赫号声呐扫描准备。”远在美国的中央处理器立刻朝着摩尼亚赫号发出指令,并且绕开操作台直接执行。

    深绿色的等高线勾勒出一幅三维声呐图显示在叶胜和酒德亚纪的面罩上,周围的地形环境在两人眼前瞬间变得清晰可见。

    “虽然我们没看见,但这里的确是块风水宝地。”叶胜指着诺玛传来的地形图比划着,“东北和东南都是山,露出水面的是白帝山,水下的是赤甲山,两座山连在一起形成了类似‘门’的结构,对面原本是草堂河,经过一片谷地。按照我们国内的风水学,这里便是山龙和水龙交汇的地方,聚集了阴阳之气,如果我是当年的那位君王会选择这样的宝地建造城池一点都不奇怪。”

    “也就是说很可能只是我们没看见城池,而不是这里没有城池,对吧?”酒德亚纪似懂非懂的问着,“话说你平时上课不认真对这些玄乎的东西倒是挺上心的?”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怎么能叫玄乎呢?”叶胜一本正经,“好啦,总之白帝城如果真的存在,那么应该就是在这附近了,龙的城堡注定不是用一般的眼光能看见的,我想我们得找到入口才行。”

    “尼伯龙根,对么……”酒德亚纪微微点头。

    肉眼无法看见的城池,只能是在龙族的领域‘尼伯龙根’之中了。

    “可是入口会在哪里?即便是尼伯龙根也得有媒介作为入口吧?千年的时光过去,再加上河流带来的砂石……”

    “在地下!”

    两人聊天之中很快便得到了答桉。

    现在的问题来到了他们该如何勘察被埋藏在地下深处的城堡。

    他们并没有带来挖掘用的装备,但这样的问题难不倒他们,作为勘察组,他们当中当然得有适合这样工作的人才行。

    言灵·蛇。

    这便是叶胜的言灵,他能控制并释放出着脑海中无数的‘真空之蛇’作为他的眼睛耳朵甚至嘴巴用于勘测或是沟通。

    听上去很玄乎,但实际上这是对电信号的高度敏感,拥有这种言灵的混血种能通过精神力放大自己对电厂的感知通过电场的变化对周围的一切进行探索,尤其是在低电阻的环境中,如雨天、金属线路密布的区域、铁轨沿线、水体内部效果最佳,理论上来说如果整个世界都不存在电阻他们甚至能将自己的领域扩散到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