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心文学

首页 过河卒
字:
关灯 护眼
骚心文学 > 过河卒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五指

    太平客栈分号,姚裴的房间。

    门窗紧闭,姚裴拿着一页密文,平静地看着。

    此时的姚裴再无平日里的木然,一双秋水长眸微微眯起,神色颇见凌厉之态。

    「太上忘情经」号称「天算」,过目不忘只是寻常,她已经将《玄圣想尔注》的原文全部背下,根本不需要对照,可以直接在心中翻译这些密文。

    与齐玄素的那页密文类似,第一列只有三个字,赫然就是「定心猿」。

    第二列仍旧是「佛祖」,另外备注了「五指」和「阿难」、「迦叶」。

    第三列赫然标注着「新五人小组」成员:「大指」绝密,「食指」周教宪,「中指」齐玄素,「无名指」张月鹿,「小指」姚裴。

    关于明暗两个五人小组的计划,早在前往帝京之前,姚裴就已经知道了,所以并不惊讶,而且无论是明面上的五人小组,还是暗地里的五人小组,她和张月鹿都是固定不变的成员,这一点影响不大。

    至于「五指」之间的排名,姚裴并无异议,也不在乎,就目前而言,齐玄素和张月鹿这两口子的确比她更重要,两人背后都牵扯了其他盟友势力,当然要客人优先。她更好奇这个「大指」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连她也不能知道其真实身份。

    这个时候的「绝密」,与其说是为了保密,倒不如说是某种忌讳,不好付诸于口,不想留下痕迹。

    姚裴当然不会因为此事去问师父东华真人,因为师父不让她知道自有不让她知道的深意,问了也是白问。

    姚裴继续向下看去。

    接下来便是具体职责。

    与齐玄素「居中联络」不同,姚裴的职责简单又不简单,那就是盯住李长歌,最好两人能够「兑子」。换而言之,让李长歌什么也做不成,姚裴的任务就完成了。这也是张月鹿让姚裴牵制李长歌而姚裴一口答应下来的原因。

    姚裴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她跟李长歌有差距,无论是境界修为,还是能够调动的势力。

    前者暂且不提,后天谪仙人在长生之前的优势的确太大,姚裴倒是谈不上灰心丧气,待到日后跻身长生,这条登天捷径就会成为一条再无前途可言的断头路,到那时候,攻守之势异也。

    现在的关键是后者,帝京不是处在三道交汇位置的金陵府,对于太平道而言,帝京算是半个主场,李家渗透朝廷多年,无论是姻亲关系,还是利益联盟,都使得李家在帝京城中举足轻重,本来这些李家诸侯互不相让,可李长歌的身份使得他能暂时整合这些诸侯,手中权势之大,远非客境作战的姚裴能比。

    所以这个任务说起来很简单,真正想要做到,很难。

    从这一点上来说,东华真人对待自己的这位弟子兼外甥女并不客气,也存了考验的心思。

    不见姚裴如何动作,手中的密文寸寸碎裂。

    姚裴来到窗前,推窗望向外面的蓬莱池,陷入沉思。

    另一边,张月鹿也接到了这份密文。

    她和齐玄素一样,需要参照十分冷僻的《玄圣想尔注》,要知道这可是老真人孙合悟都没看完的书,道门中读过的人着实不多。主要原因是五代大掌教飞升之后,三位副掌教大真人有意淡化这本书的存在。久而久之,这本书就成了半个禁忌。要说触犯哪一条律法,谁也说不上来,更没听说谁因此而获罪,可真要是光明正大地提及此书,大家又都心照不宣了——这样不好。到底怎么不好,自己去悟。

    作为天师的侄孙女、地师喜爱的晚辈,张月鹿倒是不在乎什么禁忌,只是年纪尚小,时间有限,阅读那些浩如烟海的儒道经典就要耗去她的大部分精力,实在兼顾不上这些冷僻的书。

    所以这

    还是张月鹿第一次看《玄圣想尔注》。

    她本来打算只是随意看一看,然后就去翻译密文,结果这一看就不小心陷了进去。

    她只觉得五代大掌教的许多想法都与她不谋而合,而且认识更为透彻,见解更为深刻。

    张月鹿忍不住道:「若是六代大掌教能够延续五代大掌教的种种举措,道门最起码不会是今日这般景象,可惜……」

    说到这里,张月鹿的话语戛然而止。

    是谁否定了五代大掌教的各种决策?不是六代大掌教,是如今的三位副掌教大真人,也就是天师、地师、国师。

    虽然他们现在互相敌对,但在多年之前,他们也曾心存默契,结成同盟。

    甚至不好说他们是倒行逆施,因为在许多人眼中,三位副掌教大真人其实是拨乱反正,在他们身后是无数利益受损的道士们。

    张月鹿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只是这些被五代大掌教损害了利益的道士们,又损害了道门的利益。

    年轻人总是热血,如张月鹿这般看不惯现状、立志救道门的年轻人,其实大有人在,外人将其称之为少壮派。苏染就是一个过于激进的少壮派,苏璃则是相对温和的少壮派。

    这就是道门内部被三道之争掩盖了的新老之争,以八代弟子为主的少壮派正在逐渐登上舞台,这也让道门内部斗争愈发复杂,真正是敌我难辨。

    张月鹿回过神来,不再去研究这本《玄圣想尔注》,开始翻译密文。

    就在密文原文的旁边,一列列翻译的蝇头小楷很快便写满了。

    第一列赫然也是那三个字:

    定心猿!

    第二列的「佛祖」、「阿难」、「迦叶」。

    第三列的「五指」。

    张月鹿脸色逐渐凝重。

    关于重新组建五人小组的事情,张月鹿并未提前知情,不过从师父的许多暗示中有所预料,也不惊讶。

    因为张月鹿并非全真道之人,所以并未标注「食指」的身份,不过张月鹿根据自己掌握的情报,还是能大概推断出「食指」就是帝京道府的首席副府主周教宪,毕竟他本就是全真道弟子,再加上石冰云牵制了李若水,帝京道府的鼎立三足中只剩下他这一足,所以并不难猜。

    她也同样产生一个疑问,神秘的「大指」究竟是谁?

    毫无疑问,在「佛祖」镇压「心猿」的「五指」中,「大指」是关键中的关键,否则仅凭他们四人,就算没有其他阻碍,仅仅是面对那个已经孕育成型的「心猿」,胜算也不会太大。

    毕竟「心猿」可是被誉为「帝释天」第二,一旦炼制成功,那就是一位仙人,而且是极为特殊的修心仙人。

    只是姚裴作为东华真人的弟子,名字中有一个「裴」字,尚且猜不出来,张月鹿毕竟又隔了一层,那就更猜不出来了。

    她也只好作罢,继续往下看去。

    接下来就是张月鹿的具体职责。

    齐玄素是居中联络,姚裴是全力牵制李长歌,如果不出所料,周教宪应该是利用职务的优势,动用部分帝京道府的力量,必要时候也会亲自下场。

    至于张月鹿的任务,算是补全了齐玄素的部分不足,她的任务是接洽紫光社。

    正如齐玄素负责清平会那边,因为七娘是齐玄素的干娘,又是清平会的高层,两人之间没有阻隔,随时可以交流,而且交流起来不必有那么多顾忌,能够更准确地表达意图。换成一个与七娘不熟悉的,万一关键时刻找不到七娘,或是因为怀疑忌惮说错话造成误会,那可没地方后悔去。

    另一边的紫光社,齐玄素就不熟悉了,让他去联络紫光社,

    还要经过试探、接洽、熟悉的过程。就不如让一位张家子弟直接负责。

    在京的张家子弟并不多,偶有几个,也不是核心成员,难当大任,张月鹿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本来张玉月作为血缘更近的孙女,比张月鹿更为合适,只可惜不成器。这也是许多张氏族人的憾事,李家和姚家的嫡系子弟怎么就能独当一面?张家的嫡系子弟怎么就被一个小宗子弟盖过了所有的风头?

    张月鹿看到这个任务,可以说惊讶又不惊讶。

    让天罡堂的副堂主接洽隐秘结社,看似是对整个道门的嘲讽,可仔细一想,也有几分道理。

    道门对待隐秘结社的态度从来都不是赶尽杀绝,也有招安这个选项。

    事实上,自玄圣时代开始,正一道掌管鬼神之事,就是与古仙接触最深的。且不说张无寿、张无恨兄妹二人有古仙血脉,原本势力还要在三位古仙之上的太阴真君就是被异姓天师颜飞卿亲自招安的。

    现存的三大隐秘结社中,紫光社是唯一没有血债、罪责最小、最有可能被招安的存在。

    若是有朝一日,道门左支右绌,不能支撑多线作战,真正要招安紫光社来减轻压力,说不得还要张家人出面。

    一旦大局观上升到整个道门、整个天下的时候,就不能以简单的善恶来评判。

    张月鹿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她才没有反对齐玄素把林元妙留在身边,原因很简单,既然她不反对天师与紫光社纠缠不清,那么就不能针对齐玄素搞双重标准,否则就成了欺软怕硬的小人。

    她的坚持就是可以不做圣人,也可以不做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但不能做小人。

    只是真正到了她要亲自面对紫光社的时候,心中还是觉得怪异。

    跟隐秘结社打了那么多交道,坐下来谈,尚属首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