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心文学

首页 陆地键仙
字:
关灯 护眼
骚心文学 > 陆地键仙 > 第37章 剑气纵横三万里

    不得不说这锻造系统将很多事情简化了,如果是祖安从无到有自己锻造一件兵器,肯定要注意很多东西,而且需要很多技巧和法门,这些东西往往都是不传之秘,想学都学不会。

    世上的那些锻造大师哪个不是好几代代代相传?

    如今祖安锻造起来已经简化到只用提供真火以及控制真火强度,甚至需要什么物品锻造系统都会直接提醒你。

    要知道世上那些锻造大师都是靠海量的试验才能摸索出加入哪些东西有效,而世上材料那么多,要试出正确的配方无异于-大海捞针,结果祖安这边直接能看到正确答案,如果有其他锻造大师看到这一幕,肯定会高呼这家伙作弊啊!

    祖安倒是意识不到这其中的取巧,现在反而在头疼那些突破所需要的材料。

    真龙之骨、真龙之血?

    他第一反应就是把螭吻拉过来试试?对方毕竟是龙王的亲儿子,应该符合这个条件。

    不过他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这家伙是龙王和鱼的混血,不知道还算不算得上真龙,而且看在商留鱼的面子上,也不可能动他。

    他忽然心中一动,琉璃宝珠中似乎还有一条龙的尸体,就是当初在明月城外杀掉的那条红龙。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那条龙完全就是阴沟里翻了船,其实力还是蛮不错的。

    就是不知道它算不算真龙?

    另外狮族或者虎族的王霸之气是什么鬼?

    狮王和虎王虽然各自拥趸很多,但应该都承认双方实力伯仲之间,谁都有当万兽之王的实力。

    但这个王霸之气……

    想到虎千啸之前乖得像橘猫一样的样子,实在很难和这个词联系到一起。

    很想拉他来问问,但时间有些来不及,而且如今这里他稍微分心,就会控制不好火候。

    “你试试上次从狮族王子那里抢来的那个黄金拳套。”身后的芈骊朱唇轻启,她盘坐在床上,同时她将身上的衣裳又解开了不少。

    其实她身为魂体,解不解开衣裳对散热区别都不太大,但这毕竟是人的本能。

    这些真火威力巨大,炙烤着泰阿剑,同时也作用在她魂体之上,若非她修为高明,见识渊博,运转特殊法诀保持清明,恐怕早已被烧得灰飞烟灭了。

    祖安觉得她的声音有些奇怪,不过听到这主意眼前一亮。

    从琉璃宝珠里取出了一个黄金拳套,上面散发着淡淡地威压之意,和狮震天生前的气息很像。

    这就是以前从狮族王子那里得来的战利品,想来是狮震天将多年的随身兵器取下来送给了宝贝儿子。

    “不知道这个有没有用……”祖安将黄金拳套扔进了大鼎之中,仿佛扔的不是天阶兵器一样。

    他已经打定主意,如果这个没用的话,就不必浪费真龙之血与骨了。

    先暂停突破,找到虎千啸询问清楚这个王霸之气到底是什么了来。

    当黄金拳套扔进大鼎之中过后,浑身冒出一阵金色光芒,拳套也嗡嗡作响,显然感受到了危机。

    可惜在飞火流星丹加成下的白莲真火威力连神阶的洪元劫金都扛不住,更遑论天阶的黄金拳套了。

    很快黄金拳套就支撑不住,渐渐融化开来。

    祖安脑中叮的一声,注意到之前需要的三样材料里狮虎族的王霸之气已经满足,他心中一喜:“师父,没想到这真的有用!”

    “别回头!”这时背后传来了芈骊急促的警告。

    祖安这才想起刚刚芈骊提前说的话,急忙止住身形:“抱歉,差点忘了。”

    脑海中却情不自禁想象着一些画面,感觉今天怎么这么热。

    “继续吧,我记得你还有一条龙的尸体。”芈骊松开了拉紧的衣裳,继续说道。

    祖安点了点头,从琉璃宝珠中取出一个大瓮,这是当初接的龙血,琉璃宝珠虽然有保存东西不朽的功能,但如果让血在红龙尸体里,恐怕早已凝固,所以特意拿了一个特制的大瓮将龙血装好,放了特殊药剂避免凝固,原本想着将来有机会卖个好价钱。

    谁知道世事难料,后面一直忘了这茬,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

    龙血很珍贵,祖安原本想着留一部分将来再用,谁知道倒了大半瓮进去,锻造系统依然没说好。

    无奈之下他只好一咬牙,将所有的龙血全部倒了进去。

    叮!

    锻造系统这才响起了满足的声音。

    祖安原本还有些心疼,不过转念一想,正是因为需求的东西珍贵,才能炼制出传说中的神器啊。

    接着又将真龙之骨扔了进去,这大鼎虽然比起龙骨小了不知道多少,但整根龙骨塞进去完全没有一点困难,似乎是里面自称一片空间。

    祖安原本是打算将整个红龙的尸体扔进去的,但是被芈骊阻止,龙肉其实也是不错的食材,未来说不定有用。

    于是他客串了一把屠夫,幸好他如今随手便能凝聚出剑气,抬肉剔骨倒也方便。

    当所有的材料被放入了大鼎之后,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炼化,最后化作白、红、黄三道气息进入了泰阿剑。

    泰阿剑响起一声龙吟,紧接着剑身上浮现出一道道古怪地文字与枷锁。

    “这就是泰阿剑的封印!”芈骊惊呼的声音传来。

    这时泰阿剑剑身一道神华流转,上面的那些若隐若现的枷锁尽数蹦断。

    “恭喜锻造兵器成功突破仙阶!”

    锻造系统的声音传来。

    祖安注意到哪怕隔着熊熊火焰,此时的泰阿剑也通体散发着寒芒,比起之前看起来都不知道要锋锐了多少倍,一股剑意充斥在房间之中。祖安大喜,没想到这个品阶突破随便还接触了它本身的封印。

    “不要大意,继续再接再厉,一举让它回复到真正的巅峰。”芈骊提醒道,不过她的声音也充满了欣喜。

    祖安点了点头,大鼎之中洪元劫金几乎只是消耗了薄薄的一层,仅仅是这样就让泰阿突破到了仙阶。

    不过他马上又神色凝重起来,这证明要突破到神阶所需要的消耗远大于仙阶。

    果不其然,当他开始往神阶冲刺之时,那提示表盘变幻速度比之前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在芈骊的指点下,将剩下的飞火流星丹依次投入进去,祖安不敢有丝毫分神,努力控制着每一丝火苗的力度。

    时间似乎变得格外漫长,饶是以祖安的意志力,都感觉有些支持不住了,被烈焰一逼,再加上控制指针始终保持在合适区间,就像一直在钢丝上跳舞一般,没过多久就汗如雨下,眼前都有些模糊起来。

    幸好他有鸿蒙元始经,恢复力惊人,这才咬牙坚持下来。

    换作其他修行者,就算修为比他高,恐怕也没法高强度坚持这么久。

    感觉到体内燥热越来越浓,浑身衣裳都被打湿了,黏糊糊的非常不舒服,还会影响到他掌控表盘指针。

    于是他索性元气一震,身上的衣裳尽数被震散。

    大鼎里的炼化导致芈骊此时也是炎热难熬,外套都已经脱了,只留下最贴身的内-衣,胳膊和大腿露出了大片细腻肌肤。

    祖安忽然爆-衣的举动让她一惊,看着汗珠流淌过喷张的肌肉,她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脑海中又浮现出当初在楚初颜身体里的一幕幕。

    她急忙摇头将这些念头驱散,伸手一招,拉来一个屏风挡在两人中间,心情这才缓缓平静下来。

    “师父你怎么了?”听到身后动静,祖安也是一惊。

    “没什么,你专心眼前就是。”芈骊尽量让声音平缓些。

    祖安点了点头,接着全力催动白莲真火,体内元气运转到了极致,汗水如瀑,他觉得这一天一夜自己失水未免太多了些。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洪元劫金体积越来越小,又隔了一会儿,脑海里传来提示音:“检测到炼制兵器可以突破到神阶,突破材料需要高等级饕餮之角,高等级拟鳞死亡母虫之鳞,羽山灵泉之水,是否需要突破。”

    祖安有些恍惚,这些东西都是极为罕见的物品,就算强如赵昊,恐怕连一种都未必凑得到,可见要炼制一把神兵有

    但偏偏他正好有,真是天意如此啊。

    他依次将琉璃宝珠中这几种材料放了进去,没过多久,大鼎中亮起一道让人睁不开眼的神芒,然后一股恐怖的剑气冲天而起,哪怕小妖后寝宫的这些房子都有防御法阵,但一瞬间还是被掀开了屋顶,剑气直冲云霄。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