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一叶妻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一叶妻 > 第263章 你在叫谁的名字

第263章 你在叫谁的名字

        虞芊默速度极快的闪到旁边的房间,幸好这间是空的,还关着灯,她深深的呼吸。

        随即听到高跟鞋的声音,好像开门看了看,没发现什么便又进去了。

        虞芊默用手抚了一下自己欺负的胸脯。又蹑手捏脚的趴上门板,可是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可见里面的人也是极其小心的。

        眼睛一转,她往后径直走到一个服务员跟前,捂着肚子,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我着急上厕所,你帮我给777房间送两瓶山楂饮料。”

        “好!”那人显然忙的没时间抬眼看她一下,便转身取了两瓶饮料放到托盘上,径直的朝着房间走去。

        虞芊默又直起身子,悄悄地跟在后面,趁她还没转身,一下便钻进了隔壁。

        当当当,服务生规矩的敲了三下门。

        “先生,您要的饮料!”

        “我没要!”平淡毫无斑斓的语调。

        虞芊默紧张的一手捂住了嘴,正是那个阿商死人一样的声音。

        “阿商,怎么了?”虞芊默瞬间惊住了,傻掉了,心被一下撕扯开,血淋淋的,残忍的蹂躏。

        “那对不起先生,我们记错了,不好意思,打扰您了。”那服务员错愕的赔礼道歉,然后离开,紧紧的皱着眉头,一手揉着脑袋,嘴里念叨着,“是谁告诉我777房间来着?”

        虞芊默躲在黑暗处,面色惨白得几乎反光,浑身像虚脱了一样,没有一点力气。深呼吸了几下,好容易扶着墙,一点一点的找回原来的房间。

        那个女人还晕倒在地下,她麻木的咬着牙换回了衣服,刚给那个服务生穿好,就听到了敲门声。

        虞芊默迅速的恢复镇定,回到座位,趴到桌子上。

        男人敲了两下门没有声音,显得很焦急,叫来了服务生,打开了门。

        一下便推门进来,那急促,虞芊默在座位声都感觉到一股凉气冲了进来。

        计商本担心虞芊默会不在,现在看到人趴在桌子上,好像缓和了点阴沉黑暗的面色。快步的走到虞芊默跟前,把她的身体轻轻的移到自己的胸前。

        低头却见她面色惨白,虞芊默这时也装着睡醒,“你回来了。”

        “不舒服吗?”计商的大手抚上她的额头。

        “没事!”可是却那么憔悴,虚弱。

        她是真的有事,心里千疮百孔,然后被冻得稀碎。

        计商一下将她抱起来,睇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拎着钥匙,抚在桌子上睡觉的服务生。

        “刚才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陪我说话,后来她好像打哈欠,困了,我便没有打扰她,她还在吗?”虞芊默怕计商怀疑什么,所以编了还算合理的故事。

        计商睨了一眼脸被压得变形的面孔,一副看上去睡得很死的样子,淡淡的嗯了一声。

        他没说什么,自己也便松了口气。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计商这样抱着,脑袋里乱成一团。

        “百惠说杀我的人,精心设计把我推进海里的人就是今天晚上和阿商见面的那个,可是竟然是姐姐。”她震惊,不敢相信,劝自己一定是百惠故意这样做,为达到什么目的而挑拨离间。

        可是她清晰的记得在从医院被绑走以后的那个地方,她听到手机声音和那个穿高跟鞋女人动手,打斗中一下抓到她脖子上的东西,当时没多想,现在仔细回忆一下,那正是写着芊默的玉。只是那块好像是唐城默给自己挑,自己没选的那块。

        在被几个人从悬崖推下去的瞬间,那人说了一句“我们和你没什么冤仇,要记恨就记恨唐……”

        那没说出来的唐,难道是唐家大小姐!

        那是她们共同在一起生活了快二十年的姐姐,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比她更亲。可是她好像一次一次的算计自己。她即便觉得生疏了,心里的感情依旧放不下这个姐姐,亲姐姐。

        可是事实击碎了她的亲情,最亲的人用这样残忍恶毒的方式要自己的命,因为什么,自己有什么?值得她这样决绝的痛下杀手?

        “唐家?姐姐是怕我抢夺唐家大小姐的位置吗?”想到这里,她的眼泪簌簌的流了下来。自己和唐家相认又怎么样,唐家会不管把自己女儿养大的恩人家的孩子吗?

        计商看本来面色惨白的虞芊默,现在竟然没有一点声音,而且面颊泛着不正常的红。

        急忙把车停到一边。

        眼睛里闪动着一丝慌乱,“芊默!你怎么了?”

        可是虞芊默没有一点反应,手抚到额上,滚烫得厉害。

        他顿时眉头紧锁,拽出备用的薄毯盖到她身上,车子一路疾驰回去。

        抱着她径直冲上自己的卧室,所有的保镖都诧异的偷瞄着。一个胆大保镖竟然狐疑的嘀咕着,“这是要共度春宵,只是少爷这表情也太不符合这缠绵悱恻的浪漫之夜了。”

        啪!脑袋被狠狠的拍了一下,“要是被少爷听到,看不割了你的舌头。”

        于是又都规矩直流的挺着背的站好。

        把虞芊默放到床上,他便找倒药箱,拿出退烧药。又把她靠在自己身上,用手捏了一下她的下颌,把药放到嘴里,用水给送了下去。

        虞芊默“咳!”了两声,便又没了动静。

        她还躺在自己的怀里,即便这样,她的眉心好像还微蹙着,睫毛好像害怕的不时轻颤。

        “难道真的是被毛绒绒的东西吓得?”他也锁紧了眉心,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脸上。

        “北宸……北宸……”她梦到自己高兴的伸手去抓北宸,却被面孔狰狞恐怖的魔鬼死死的攫住手臂,那长长的指甲在自己的肉上深深的抠出一道道血痕。她惊恐的更大声的呼喊“北宸……北宸……”

        计商看着她的那张面孔越来越黑沉,像是墨底,又隐忍着没对一个做梦的人发作。

        她一声惊呼,一下从计商的怀里挣脱出来,一阵害怕的急喘,不住的咽下唾液。慢慢的恢复意识,却看到自己是在那个变态男人的房间。

        她惊恐的要逃走,却被抓住了手臂,这感觉就像刚才的噩梦,“北宸……”她毫无意识的喊了出来。

        现在那张脸不但黑沉,还阴森得可怕。

        “你在叫谁的名字?”这声音真的像是从坟墓里面出来了,好像是还有僵硬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