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一叶妻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一叶妻 > 第265章 帮我选

第265章 帮我选

        虞芊默又给他一圈一圈的缠上了纱布,额头上已经全是汗水,虚弱的喘吸着,感觉眼前一阵黑,然后半天才恢复意识。

        看着她的那双眼睛,渐渐变得不再那么恐惧和哀伤,而是范着隐忍的疼惜。

        弄好后,虞芊默已经没有力气再扶他起来,便咬牙把被子拽了过来,围到他身上。

        “雷停了……不要害怕了……”她虚弱的说了一声。便用足了最后的力气站了起来,她想要离开。

        男人的眼神又失落的看着她,知道她又要消失,缠着纱布的手伸出去却又僵在半空。

        可是虞芊默没走两步,便沉沉的倒了下去……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还是那个房间。

        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窗帘上映衬着暖暖的阳光,几缕金色射到大床上。

        地面又洁净如初,计商也干净利落,整洁的一身衣服坐在床边,只是手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面孔依旧帅气,脸上少了些黑沉,似乎有了些许的温度,也许是因为这暖暖光线照出来的幻影。

        虞芊默眼睛好容易朦胧消失,看清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看着她,急忙躲闪开。呆住片刻才想起之前的事情,平息一下呼吸,便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努力起身。

        却被一只大手一下握住了双臂,“先吃点东西,你昏睡了一天。”

        声音温柔得让虞芊默不敢相信,她低眸,却见他那手上还缠着纱布,是真实的,不是自己烧糊涂的幻境。

        计商端着一碗粥,小勺送到虞芊默嘴边。她急忙用手去抓碗和勺子,“我自吃。”语气里带着界限分明的疏离。

        计商的手顿了一下,又小心的把碗和小勺放到了她的手里。

        烧退了,虽然此时她还是没有什么力气,但是已经恢复了元气一样,只是肚子里瘪瘪的感觉难受。

        从要去查他见面的人便没吃什么东西,至少已经三顿没吃了。

        除了面色,神情上没有一点病态的矫情和娇弱,一碗粥,一会便见了底。想着那些瓷器被这个男人犯病的时候砸烂,然后拿着碎片割到肉里伤害自己,她还是不禁有害怕。即便是陌生人这也是残忍的。

        “我觉得你的房间放那些东西很不好看?”

        “你说什么?”

        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啊!我是说,男人的房间里放那么多易碎的东西干……什么……”

        她都能感觉到那带着审视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脸上,她只能尽量避开。

        “你觉得放什么好?”

        语气虽然平直,但是却柔和了很多,给虞芊默弄得一愣。

        然后,“去商场选呗,我怎么知道?”

        “好!你帮我选。”

        虞芊默错愕了,什么意思?开玩笑吗?还是,这么轻易的就可以带她出去。

        果真,看她吃过饭生龙活虎的样子,便让她换衣服。

        虞芊默自己装扮,变成一个极有些娘的男人样子,盈润的唇上一点黑色的胡须。

        出现在计商的面前,他嘴里的水差点没喷出去,憋了半天才生生的吞咽回去。

        他本就是个男人,还要抓着一个男人,这无疑让众人浮想联翩,思及此都不觉好笑。

        虞芊默铁定要查一下这个男人的秘密,知道姐姐和他该是同谋,而且姐姐竟对自己如此狠心的下手,所以他们的阴谋也可能就是和自己有某种关系。

        顾云在盛雄管事越来越多,姜春生倒是乐得清闲,自己反正依旧衣食无忧,照样肆无忌惮的享乐。

        可秦正庭坐不住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谋划这么多年的心血,就这样白白的被计家弄回去。

        既然已经逼着姜春生立下遗嘱和签了离婚协议,他还留着他有什么用呢。

        姜春生再没有经济头脑可也不是傻子,看到这两样东西的时候他一惊,感觉老狐狸是要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怎么可能轻易签字。

        只是姜就是老的辣,“你若不签也可以,把你的真面目公之于众,我顶多是个受骗者,而你挥霍如此庞大的财团,即便你进了监狱,计家人也会把你粉身碎骨。”

        “而且,毕竟我们才是一条船上的,是我外孙的亲爹,我怎么忍心让我的女儿一个人带着孩子。”

        “这些东西只不过是不时之需,万一计家对你有了防范,你和心宁的离婚协议便保住了一半的财产。而遗嘱也不过必要的时候让曜曦帮你夺得更多的份额。”

        姜春生知道,说得天花乱坠不过是想要报住秦家的那份。

        “而且,你既然喜欢虞熙小姐,我这么大岁数即便对女儿心疼,也不能干涉什么,只要你们都同意便好。”

        提到虞熙,姜春生的眼睛顿时就光亮,狐疑的说道,“你是说不会干涉?”

        老狐狸一下便抓住这个肤浅之人的致命要害,看来红颜祸水四个字,果真是经得住验证推敲。

        “只要你签了字,不就自由了吗?心宁那边即便伤心也是暂时的,她年轻还想不明白。可是我这么大岁数了,知道你们两个的感情已经很难破镜重圆,与其三个人痛苦,还不如让心宁放下,时间久了也便会好起来。”

        如此的贴心,善解人意。

        “你到时候和虞熙小姐也可以光明正大的交往,人家毕竟是唐家的大小姐,这样的频繁见报,受尽绯言绯语,对你没有任何抱怨,足以证明对你一片痴心。”秦正庭半眯着眼睛,看着姜春生脸上的反应。

        果真,姜春生此时正沉浸在没有秦家干涉,没有秦心宁怂对,和虞熙两情相悦的美好梦境。

        就这样,“只要对心宁好,对曜曦好!”一脸沉重,心里却及其欢腾的在离婚协议和遗嘱上签了字。

        即便现在,在他浅薄的认知里面,还觉得这是再完美不过的结局,离自己的幸福又近了一步,陶醉在自己编织的幸福里。

        有了两样法宝,秦正庭自然要行动。

        顾云已经发觉儿子的异常,回去思虑两天,不动声色的慢慢介入盛雄事务,以她的精明自然知道这秘密一旦揭晓对盛雄和计家都是灭顶之灾。所以顾云的行动自然也成了秦家最大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