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一叶妻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一叶妻 > 第267章 下药

第267章 下药

        虞芊默借着他拽掉胡子的瞬间,便脚一软,向前扑去,“啊!”把酒全部洒到了他的胸前。

        刷的一阵微凉,“拽疼了是不是?”他只顾看虞芊默哪里弄疼了皮肤。

        “没……没事了。”她假装的揉了一下刚刚撤掉胡子的皮肤。“可是,我好像把酒都洒到你的衣服上了。”

        白白的衣服上已经晕红一大片,“没关系。”

        “这里可以洗澡吗?你去冲一下吧!”

        衣服贴在身上确实很不舒服,他蹙了一下眉,“好!”

        虞芊默瞥见他进了浴室,随后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急忙掏出藏在衣服里的纸包。一面不时抬头看着浴室的门,一面把白色的粉末撒到杯子里一半,剩下的又全部倒入了瓶子里,“也不知道这药劲有多大?”

        摇了摇,确定看不出什么异常,又把纸片塞到衣服里。

        这是在刚才的餐厅的洗手间里面,她正绞尽脑汁无计可失的时候,听到两个女人叽叽咕咕的说话。

        “你一会诱惑他去开房,找个机会把这药放到酒里,等他喝了,就睡得和死人一样,然后给我消息。我们拍些你和他的照片,等他醒了就敲这凤凰男一笔,不给钱就把照片给她老婆,管保他乖乖的就范。”

        “上次那个睡到第二天中午,这次我可得少加点。”

        虞芊默清清楚楚的听着两个女人的谈话,看来是利用美色敲诈勒索的惯犯,嘴角邪肆的一笑,便轻手轻脚的出去。

        还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就哐哐两下全部瘫软到地上,浓妆艳抹,裙子的布料少的可怜,修长的大腿还真是诱人。

        她迅速的拿起那个纸包塞到衣服里,便又若无其事的摸着出去。接着也没有人说被打或者丢了东西,估计,这有犯罪前科且干着龌龊肮脏的事情,必定不敢声张。自己也算为民除害了。

        听到浴室门推开的声音,虞芊默也感觉心跳开始加快。假意寻声转头,余光瞥见这个变态男人尽然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上身裸露着肌理清晰的线条。

        “这个家伙要干什么,尽然不穿衣服,真是可恶。”她急忙转过头,眼帘更不敢抬起一下。

        “洗完了?”她右手端起那杯加了料的酒递过去,左手摸着端起自己的那杯,轻轻的抿了一小口。

        计商接过酒却没喝,就那样定定的看着她。

        这样的氛围、这男人的**露的身体,让虞芊默心里直发慌,开始提心吊胆的拉开距离。

        “你怎么不喝?”她努力压制着让自己的声音更平缓柔和,不流露出紧张。

        他还凝视着她,虞芊默有点傻了,自己的酒量不行,喝多就睡,总不能喝多了白忙活吧,可是这个高智商好像不舍得点本钱,也不会让他上当是不是。

        想着,她便一扬头把一杯红酒全部咽到肚子里,那咕咚咕咚的声音好像是渴极了。

        计商看着她,女人把红酒喝得这么豪爽,还是没几个,像是古代酒馆里拿着大碗喝酒一样,嘴角微扬,酒杯送到自己的嘴边。

        虞芊默心怦怦直跳,脸没到一分钟就开始范上红晕,眼神多了一点点氤氲的迷离。

        大脑还算清醒,她狠狠心,又倒了一杯,这杯她不能再喝了,里面有药了,她只是又端在了手里。

        “你怎么不喝,很好喝!”她嘴角尽量扯出看似柔美的弧度。

        计商顿了顿,眼睛还没从她如此迷人的微醺面容中移开,便一口干掉了杯里的酒。

        那酒仿佛是咽到自己的肚子里,或者她担心会被男人发现什么异常的味道,自己的喉咙同样紧张的做着吞咽的动作。

        总算喝下去了,虞芊默的心稍稍的安定了一些。

        她故意摸着到窗前,“今天有星星吗?”

        此时她的一颦一笑他都没有放过,自从第二次犯病,她慌乱的逃离后又返回来,把被子围到他的身上,她就成了他的被子,让他的心开始有了温度。

        虞芊默故意拖延时间,她怕不能让他睡着,可是把一半药都加到了那个杯子里。

        计商轻轻的抚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感觉有些晕沉。

        他一把拽过虞芊默,吓得她一下僵住,“是不是被发现了?”本就喝了酒,血管蹦得厉害,这下好像全身都跟着心跳在晃动。

        “陪我坐一会。”

        吓死了,她轻舒了一口气,被他牵到了沙发边。

        计商明显感觉身体越发的沉重,好像拖不动,坐下去都是要支撑不住的架势。

        虞芊默感觉到是药劲儿上来了,自己不能若无其事的这么清醒。她开始一手抚到自己的太阳穴上,用力的揉了两下。

        “怎么了?”计商的声音都开始像梦话一样微弱,眼皮也开始耷拉着,睁不开。

        “我好困!”她故意靠到沙发的一端,趴到旁边的扶手处,然后不再动,好像已经睡着了一样。

        接着就感觉后背好像有了重量,越来越沉,腰也被两只手臂环住。

        “这个色狼是在干什么?”她心里厌恶着。

        一会,就感觉到背上均匀起伏的呼吸,睡着了。

        她又等了片刻,没有什么异样,便慢慢的转身,把这个很重又赤膊半身的家伙推靠在沙发背上,试探着推他的肩膀,“阿……商!阿商!”

        “这药还真是厉害!”果真睡得死死的。

        她开始翻找他的手机,拿到手里还紧张的看计商有没有什么反应,确定绝对是安全的,她就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

        她小心翼翼的掰出计商的手指,按倒手机上,果真开了,好容易找到那段录音。

        听到是顾云的声音她便拿着手机去了里面,生怕把这个睡着的男人吵醒一样。

        “阿云,如果你当初肯嫁给我,又怎么会自己到这个年纪还在劳心伤神。”秦正庭那个老狐狸的声音。

        顾云现在也算是风韵犹存,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美得不可方物,看来也是引得众多男子倾心呀。

        “我不是废了这么大的劲儿,听两个年过半百的人在这儿回忆浪漫爱情史吧?”

        正唏嘘不已时,顾云出了声,“我之所以这样不是拜你所赐?”那语气是质问和一丝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