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一叶妻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一叶妻 > 第268章 娶秦心宁真相

第268章 娶秦心宁真相

        “阿云,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为你做了多少都忘了吗?”

        “盛雄的今天不是你一手操控?”顾云隐忍着没说出假计宸的事实,这个秘密只能心照不宣的隐瞒,不管多久,真相对于盛雄和计家都是致命的打击。

        “子宸他迷恋虞熙把多少项目白白送了出去,难道你会不清楚?”

        “子宸为什么这样你比我更清楚!”这声音是从牙缝里钻出来的,涌动起浓浓的恨意。

        “哈哈!哈哈!”隔着手机,虞芊默都能想象出那狡猾的狐狸如何狞笑。“当年我对你一往情深,你却心里只有唐宴铭,我那么伤心的苦求你嫁给我,你却说除了唐宴铭谁也不会嫁,结果呢?结果没多久你竟然大张旗鼓的嫁给了计楚雄。”

        话到这里,秦正庭好像及其激动,“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因为我比他爱你少吗?因为计家的家业更大吗?”“哈哈!哈哈!”那渗人的笑声好像在空中盘旋了好一阵,然后戛然而止。“因为你杀了人,而他是帮凶!”

        虞芊默被震惊的手机差点没掉落,甚至有些颤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放到耳边。

        “你胡说?”顾云的声音也紧张了起来。

        “我胡说?你知道我痛不欲生的挣扎了多久?我本以为是因为我没能比得过唐宴铭,我嫉妒我憎恨。尽管我已经娶了老婆,可是我从来都没爱过她,我根本就不快乐,我的心里还是只有你的影子。”

        片刻,又是秦正庭的声音。“我想让你回心转意,我要让你离开那个计楚雄,再嫁给我,我知道你对唐宴铭当初的爱有多深,现在的恨就有多深。我竟然鬼使神差的把他和夏诗语刚出生的女儿偷出

        来,想要给你送去解气,让你可以痛快,让你知道我为了你什么都愿意去做。”

        虞芊默听到这里身体开始不听使唤的颤抖,脸色煞白,原来自己当年是被这个无耻的人偷出来。从此父母哥哥带着痛苦和思念找了她二十多年,她自己失去了和她们共同生活,只能希冀的流逝了的时间。

        自私、卑鄙、可恶至极的无耻小人。

        “可你呢?看都不看一眼就让下人给扔掉。”

        虞芊默的心拧着劲儿揪到一起,还在有利器不断的射进来。

        “你和我一样的龌龊,却还装着无比清高。”秦正庭此时的声音无比的亢奋激动,“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计楚雄知道你的秘密!”最后两个字无比用力的讲出来,好像可以把牙齿咬断。“哈哈!”又是一阵恐怖的笑声。

        “你胡说什么?”顾云厉声的打断,甚至可以听到她牙齿打颤的声音。

        “胡说?你最憎恨的人应该是夺走唐宴铭的夏诗语吧!”“甚至要杀了她!”

        “秦正庭,你不要再胡说八道!”显然顾云已经激动得声音沙哑颤抖。

        “我胡说八道?哈哈!你之所以肯嫁给那个木头一样的男人就是因为你杀了夏诗晴,而计楚雄就是你的帮凶。”

        “闭嘴!”这两个字是咆哮出来的尖利沙哑的撕裂声。

        “只可惜你认错了人,你的目标是夏诗语,却让她的双胞胎的妹妹成了她的替死鬼。”

        虞芊默已经震惊得眼睛呆呆的不再眨动一下,直直的盯着前方,瞳孔却没有焦距,一片茫然。

        “哦!对了!你知道你的儿子深爱一个叫虞芊默的女孩子,就算那女人死了他都不肯娶心宁,为什么突然又乖乖的娶了心宁吗?”“哈哈哈!”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即便恨了你这么多年,我也不舍得看到你这样的眼神。”虚伪至极的老狐狸。

        “你要挟子宸?”顾云声音已经颤抖得快要听不出什么,而且明显有了鼻音。

        “我把你和你心爱的丈夫计楚雄杀人的证据给你那精明无比的儿子看了,看来他还真是孝顺,乖乖的就答应了和心宁结婚。”“哈哈!”

        虞芊默睁着眼睛,眼泪却簌簌的往外溢,像突然炸裂的水管。心也被千万支锋利的刀疯狂的猛刺,血淋淋切割成碎片。

        计宸是被逼的,自己却怨他那么快的喜新厌旧,却冷漠的隐藏不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

        自己已经那么痛苦,那他呢?是不是都痛的不能呼吸,甚至和死了一样……

        想着这些,她心痛计宸,恨不得刺自己几刀……她后悔了,后悔自己听到他对着秦心宁说“我愿意!”却没亲口去问问为什么,那么轻易的就相信他会变心。

        “你比我了解得要卑鄙无耻的多,我很庆幸当初没有选择你,嫁给了楚雄。”顾云的声音里夹杂着痛苦、愤怒,还有骨子里的强势,即便被如此赤裸裸的撕掉她的面具,依旧凛然的绝不低头,气势也不消匿分毫。

        “哈哈!”“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秦正庭比计楚雄强千倍万倍。”

        接着,愤愤的咣当的关门声。

        虞芊默久久的低着头,木然的盯着地面,沉浸在自责和愧疚中。

        “现在你把我们的过去都抹干净了也是对的!谁让我那么无情的对你!”她苦笑了一下,用手臂一下拭去脸上的泪。

        沙发上的计商好像动了一下,她吓得急忙把手机到原来的位置。刚要迈步离开,又退了回来,“我一定要查青贮这个阿商和姐姐的阴谋才行!他连计宸被迫娶秦心宁,还有他们父辈的恩怨都清楚,到底要干什么?”

        飞快的思忖片刻,用纸巾蘸水,逝去手机上面的指纹。

        自己轻手轻脚的走回到沙发上,可是因为刚听到的那些,心里乱成一团,像沸反盈天的闹市不能安静,装睡都成问题。

        躁动不安时一眼看见那瓶放了药的酒,忽然想起什么,把藏到衣服里的那张包药的纸,顺着马桶冲掉。

        走到桌子前,倒出来满满一杯红酒,像要英勇就义的烈士一样,咕咚咕咚的皱着眉头喝了下去。

        不管药劲,这一大杯酒她就足以睡个好觉了,于是又坐回那个沙发扶手边。根本不需要酝酿,浑身发热,脑袋很快昏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