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一叶妻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一叶妻 > 第270章 是去送死

第270章 是去送死

        “你说什么?”计商接了个电话,忽然神色紧张的一个急转弯。

        车子飞快,虞芊默紧紧的抓着把手,车轮好像没着地一般,冲到了医院。

        “在车上等我。”锁上车子,计商便飞奔进住院部。

        她从兜里拿出了之前在房里找到的这个车的另一把钥匙,按了一下,便下了车。

        奶奶刚刚抢救两个小时了,才被送回病房,她的病已经反复几次,让所有人的心都悬在嗓子眼。

        计宸在奶奶对面的房间焦灼不安的担心,才稍稍放松,就看到计商飞快了跑了过来。

        “阿商,奶奶现在已经没事了,怕你担心所以抢救过来才通知你。”计峻迎了上来。两个人急忙进了病房,因为让奶奶好好休息,随即病房的窗帘就被拉上。

        也阻断了计宸看到奶奶的视线,好在她老人家已经没事。

        刚要离开,却看到一个小心翼翼的身影从窗前一闪过去,好像脸上还有胡须,只是那太像一个人。

        虞芊默上楼想找一下那个阿商到底看的是谁,这么紧张,现在关于他的任何信息她都想弄清楚,因为他所接触的人跟踪的人好像都和她有着某种关系。

        找了一圈也没看到阿商的影子,锁着眉心,有些失落的往外走,却被一只大手一下抓住手臂,直接带入楼梯间。

        因为她怕被别人发现,所以压制着没喊出来。

        惊魂未定,腰就被扣死,抵在墙上,还没等看清什么,唇就被一下吻住。

        急切、深沉、强势、霸道,不给虞芊默一丝挣扎的机会。

        本还要逃脱甚至动用武力的虞芊默,片刻便不再反抗,忽然把手环到那人的脖颈上,热切的回应。

        彼此呼吸交错,紧紧相拥。

        极苦的思念,痛心的失去,挣扎的日夜,失望的寻找,焦躁不安的等待,都在用这深情的拥吻彼此慰藉。

        那气息让虞芊默顿感踏实,只有自己知道她多贪恋这味道。

        计宸像做梦一样生怕这不真切,用手捧这张贴了胡子的脸,迷离氤氲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日夜思念的人。他又吻了上去,恨不得把她揉到自己的身体里。

        许久,又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

        “我办完事就回去!”

        “你说什么?”计宸顿时惊讶的看着她。

        “北宸,我的眼睛好了,有一件事情我需要去办,你不用担心。”她的眼睛看着计宸,同样不舍。

        “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好,什么都不需要你去做。”他把她拥抱得更紧。

        “北宸,谢谢你!”她又抬起脚跟主动吻上男人的薄唇,温柔得让他失神,然后趁着他沉醉其中时,忽然推开他,挣脱了那双怕她消失而一直禁锢她的手,转身就敏捷的跳下楼梯,从出口跑了出去。

        计宸疯了一般的追出去,可是看着来往的人,却没了她的影子,急促的呼吸,狂乱的心跳,心里像被掏空了一样难受。“马上查医院里的所有监控。”

        虞芊默急促的钻进车里,把泪擦了一下,便看到阿商一下打开车门。

        “你怎么了?”看到她面颊有汗水,呼吸急促,眼眸还有湿润的痕迹,紧张的握住她的手。

        她一下抽了回来,“只是觉得这里面好闷。”

        “对不起!”计商忽然觉得不该把她自己留在车上。

        虞芊默被这声道歉弄得有些惊讶。

        车子驶向古兰庄。

        “不是去古兰庄吗?这是什么地方?”车停在一个山顶,而山下才是古兰庄。

        “你要去古兰庄干什么?”计商猜到虞芊默听到了什么,眸光阴沉黑暗的盯着她。

        “你不是说要去那里的吗?为什么又问我?”

        “我只是想在这里看看下面的风景,那里很快就会被夷为平地。”语气平淡,在虞芊默看来却觉得阴森。

        虞芊默的心咯噔一下,这个变态残忍的人是特意来这里亲眼看着计宸死掉,看着计宸被爆破炸死或者埋在废墟里?她已经无法掩饰紧张和担心。

        “你在害怕什么?”

        “你是一个疯子!”没有什么比救计宸的命更重要,她已经看到远远的高速路上飞快的向这边行驶一辆辆闪着光的轿车。这里下山至少二十分钟,她没时间再等下去。

        她飞快的朝山下奔跑,计商看到虞芊默敏捷的一下跨过身边的岩石。“你的眼睛好了?”

        虞芊默已经没有时间理会他,尽管还想从他身上知道更多的秘密,可是计宸不能死。

        计商反应过来,也是速度极快的追赶,浓眉拧到一起,她为了假计宸不要命,但是他更担心她的安全。

        下山固然省力,但是远比上山更加危险,她速度极快,跑了一会,脚下踩到一个活动的石块,一下便摔倒滚了下去。

        “芊默!芊默!”计商紧张的冲到她跟前。

        虞芊默滚了十几圈卡到一块凸起的石头上。这面山朝着阳面,应该是离居住区很近,所以植被并不茂密,都是和人身高差不多的树木,其余就全部是岩石。

        她还没从翻滚的混乱中回神起身,就已经被计商抓住。

        “伤到哪了?”他紧张的查看她的身体。

        虞芊默缓过来已经没时间理会身上剧烈的疼痛,一把把计商推开,便要继续往山下跑。却被一把攫住,“你不要命了吗?”

        “我已经死过了,不在乎再死一次。”她用力的想要挣开那只钳得死死的大手,却感觉已经嵌到了骨头里一样。

        “他根本毫不在乎你,值得你去为了这样的人送命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什么都知道?你要在这眼睁睁的看着他死,你是有多恨他!”虞芊默那双清澈的眼睛,此时带着凌厉逼人的气势。

        “这些都和你没关系,我从来没想伤害你!”

        “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伤害他。”她的声音毫无畏惧,狠命的挣脱,好像被攫住的那只手臂如若可以像壁虎的尾巴一下卸掉,她也不会有一丝的舍不得。

        计商不但没有放手还一下抱住了她,“你是去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