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一叶妻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一叶妻 > 第271章 我才是计宸

第271章 我才是计宸

        虞芊默着急得咬牙拧动却无济于事,于是她狠狠的咬到圈住他的手臂。可能疼痛的太过突然,计商的手一松,虞芊默便挣脱出去。极快的速度从地上捡起一块木棒,回身便砸到了计商的头上。

        计商只感觉虞芊默的影子在眼前渐渐模糊,然后一下失去了意识。

        她扔下手里的木棒便向山下狠命的冲去。

        下山的速度太快,她顾不上看,只顾随手去抓住可抓的东西,手上已经不知道被树枝刮开多少口子。

        腿上被突出的尖利的石块也划的一道一道的血痕,已经透出了布料。

        半山腰张望,远处路上的车,已经马上就到了庄口,她更是什么都没时间思考,脚上踏上东西就往下迈,不停的磕碰,脸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刮出一道血痕,汗水涔涔的打湿头发和衣服。

        终于进了村子,村口停着一排排的车,可是她看了一遍也没有计宸,连司机都不在里面。

        她便径直的往村子里面冲,她看到一群人带着安全帽在一块空地上,拿着望远镜看着庄内没有一丝人影萧条空洞的房舍。

        就连那些司机也跟进来看热闹,超大规模的爆破,整个村庄都将被重新建设。

        虞芊默冲进人群,却没有看到计宸,“计宸呢?”“计宸呢?”“有没有看到计宸?”

        “你是谁呀?计总没来。”

        “你说他没来?”虞芊默忽然觉得惊喜。

        “他哪知道?计总今天好像没和车队一起来。”

        刚刚平复的心一下就被揪了起来。

        “啊!那是提前来了,但是应该没进庄子里吧。”

        虞芊默顿时感觉血液往头上冲。

        “还有五分钟爆破开始,大家做好准备。”指挥的人开始通报。

        “计总在庄子里面,你们不能爆破!”虞芊默大声的呼喊。

        大家开始回头看这个凌乱不堪,手上,脸上都有血迹,而且声音是女人,却长着胡子的怪人。

        “她是山那边村里的疯子,不用管她。”说话的人给旁边的人使了眼色,就有两个虎背熊腰的人直接架着她的胳膊给拎了出去。

        虞芊默怎么能善罢甘休,狠狠的踩到一个人的脚上,那人啊的一声便松开了手,然后又給另一个人的脸上狠狠的一拳,挣脱了出来。

        他们都是秦正庭已经安排好的人,她没有机会告诉那些人停止爆破,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时间不多了,她直接飞快的冲进了庄子。

        “计宸!计宸!”她拼命的大声喊着,焦急的在烈日下不停的奔跑。

        遥远的看客们,根本注意不到这渺小的身影在里面穿梭,机器的轰鸣也淹没了她的呼喊,就像被罩在一口大锅里面。

        衣服已经湿得都帖子在了身上,急切得眼睛和喉咙都在冒火。

        忽然她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计宸!”她直接冲了过去,车里却没有人。

        “计宸!”死神离他们越来越近。

        她急促的呼吸,看到正对的房舍,冲了进去,“计宸!”

        “你是谁?”他好像正忙着找什么。

        “这里马上要爆炸了,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她什么也顾不得直接上去拽住计宸(姜春生)的手臂。

        却被他猛的一下给甩开,“哪里来的神经病,胡说什么,十二点才爆破,现在还不到十点。”

        “他们骗你的,有人要杀了你。他们都在外面,马上就要爆炸了。我没骗你,我是虞芊默。”

        姜春生明显一僵,但是还是没相信这个说是虞芊默的女人,因为她张着胡子,脸也不是她的样子。

        虞芊默简直要疯了,她狠命则抓住姜春生就往外走,“秦正庭要杀你!”

        “你说什么?”姜春生脑袋里忽然闪过自己签的离婚协议书还有遗嘱,才感觉恍然大悟。开始拼命的往车里跑,两个人上了车急速的朝庄口开去。

        一分钟还不到车子就被卡住了,不管踩多大的油门都无济于事,车子冒着黑烟,闷声的轰鸣,搅起大片尘土。

        这条路已经被破坏了,是秦正庭安排的人看到姜春生的车进去以后便用挖掘机弄出一条沟来,现在差不多车前身都在沟里,轮胎悬空疯狂的转。

        “快下车!”

        姜春生傻了一般,“啊!”虞芊默拽着姜春生拼命的往外跑。

        后面开始传来爆炸声,一声轰鸣接着一声,一片尘土接着一片尘土的翻滚,像是滔天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

        死神在后面狂追,奔跑的两个人就像是渺小的蝼蚁在巨人的大脚下拼命的逃窜。

        很快巨响就已经响彻到身后,虞芊默感觉耳朵都在轰鸣。

        每奔跑一步都是在挣脱不断朝她们伸长的魔鬼的利爪,和伸长脖子,狰狞在眼前的獠牙。

        “芊默!”

        她急促的呼吸,疯狂的奔跑,眼前出现了一抹光亮,带着半截面具,周身闪着光环。

        “轰隆”的近在直尺的巨响,她感觉到一股巨浪把她推了出去,腾空弹射老远……

        拼命跑下山的计商,听到不断传来的巨响,烟尘翻滚,铺天盖地,遮挡了眼前的一切。

        他忽然感觉脚像灌了铅如此沉重,怎么用力都挪不动,“我为什么要带她来这儿?我明明可以告诉她那不是计宸,她爱的那个计宸已经死了……”

        此刻就像失去父母那风雨夜一样的痛苦,一样的心被摘了出去,到处都是冰冷,环绕他的只有孤独、恐惧……

        他身体颤抖但是情不自禁的往浓浓的烟尘深处走……

        轰隆的声音渐渐停息,偶尔的响起残垣断壁裂开、倒塌的沉闷声音。

        浓烈的烟尘味,在炙热的阳光下,每吸入一口都像是要堵死人的肺孔。他却顾不得,在一片废墟中,麻木的吞咽了自己酿造的苦水,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寻找虞芊默的身影……

        一片荒城,每一脚都都像踩到深厚的积雪里面,一个深陷的脚窝,高低不平的瓦砾石块好像在努力把你晃倒,好和他们一样被覆盖在尘埃之下……

        计宸守在虞芊默的床边,眼神温柔怜惜,手轻轻抚摸着她面颊已经贴上纱布的一处刮伤,却狠狠的疼在他的心上。

        “芊默,我才是计宸,那个人不值得你去冒一点危险,如果你因为这样而有任何不测,我会痛苦一辈子,宁可不查对付计家的幕后黑手,也不想你陷入危险的境地,等你醒来,我便告诉你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