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一叶妻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一叶妻 > 第273章 多情

第273章 多情

        “对不起?”这是他的痛,那看到她跳下去的瞬间何曾不是他的梦魇。

        “计峻哥,为什么对不起?”她像一个一无所知的懵懂女孩一样看着计峻的眼睛。

        “我当年深爱着一个女人,即便今天也一样的深爱,可是我们情深缘浅,两情相悦的开始,却凄惨哀婉的天人永隔……”说到这里计峻已经不能自已的流出眼泪。

        “为什么会天人永隔?”“她不想和你在一起吗?”

        “她……”

        “或者……是你情非得已?身不由己?”她直接打断了计峻的话。

        “是我没能保护好她!”他自责、愧疚,尽管她留下遗书,也是因为自己不能及时知道她的消息,没能带她治疗。

        “堂堂的计家大少爷,怎们会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虞熙表面无忌的一句,实际故意在往计峻的伤口上捅刀子。

        计峻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对不起!子峻哥,我没有别的意思!”她顿了一下,“也许是因为你只喜欢画画吧!”

        计峻抬眸看着她。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她需要你的保护,你会为了能保护她而放弃画画,去接手家族的事业吗?”她看着计峻闪烁的眼眸,依旧带着与世无争的艺术魅魂。“我是说,盛雄的当家人和一个画家,哪个能更好的保护你所爱的人?”说着虞熙又好像思考似片刻疑惑的问他,“如果当初你有说一不二的权利,结局会是一样的吗?”

        他的心被这些看似无心的问话,一刀一刀的凌迟。他从里没这样想过,难道真的像弟弟一样说一不二,是不是自己就可以不被父母关起来,就不会失去和她的联系,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自己是不是就不会被逼无奈的娶佟美……一切的一切都会改变,是另一条美好幸福的人生之路。

        虞熙看到计峻眼神里的思虑犹疑,一抹阴险的光闪过。姜春生已经可有可无,即便命大可以活着,也毫无意义。她便把目标转移到计峻的身上。心中暗语,“你们计家欠我的,不管怎么样,都要还回来。”

        计峻带着她的那些话,恍惚的回去了,心底开始有了纠结和迟疑。

        虞芊默被计商带了回去,下了车,虽然没多少精神,但是可不想这个恶魔似的家伙再抱自己,便不等他下车,径直的走回自己的那个房间。

        计商看到她这样子,心头的乌云好像又散开了不少。

        虞芊默从昨天早上吃了点东西,便再没进过一点水米,此时躺在床上,连呼吸的力气都快殆尽。

        她废了好大劲儿支撑身体去了厨房,扶着灶台硬撑着,煮上些肉粥。

        “北宸一定急疯了。”她心里只顾想着北宸,忽然感觉手一下被烫到,急忙收了回来,用嘴快速的吹,溢出的粥顺着台面流开。

        却被一只大手直接拽了过去,放到水龙头下冲了一下,抬起,竟然通红一片,还起了水泡。

        计商脸上带着愠色,“想男人,连手都不要了。”他像是看透了虞芊默的心思一样。

        虞芊默一下抽回手,“是啊!别说手,就算是命我也不在乎。”想着昨天他在山上等着看计宸被炸死的阴险行径,就让她深恶痛绝。

        她这话无疑刺激得他心里难受,她确实为了那个假计宸连命都不要的往鬼门关冲,可梦里却还喊着北宸的名字。

        “你很多情?”计商冷丁的来了一句。

        虞芊默抬了一下眼帘,又吹了一下手指,“你怎么说,怎么想都随便。”然后去拿了碗,给自己盛了一碗粥。然后当计商是空气的端回到餐桌上。

        刚要吃,手又被抓住了,刚好是右手,还拿着汤匙。

        “我现在很饿!”

        “那就手也不要了?”说着就把烫伤膏摸到了她的手上,一股刺鼻的味道传了过来。

        她拽了一下,却被攥得很紧,直到缠了几圈纱布才放开。“你最好不要把水泡弄破。”

        警告完虞芊默便去了厨房,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坐到虞芊默旁边吃了起来。他和她一样一直没吃,昨天还在那片废墟中找到半夜,要不是因为计楚雄进了医院他需要去看一眼,恰巧看到躲藏的她,可能现在又回到那片瓦砾灰尘当中。

        虞芊默吃完便去了院子里的长椅上,那些保镖都惊讶的直直的盯着她的那身病号服。

        计商的脚一迈出来,四周的黑脑袋就像机器人一样,嗖的一下转了回去。

        这个那女人竟然连正眼也不看他一下,“计宸他……”

        果真虞芊默像触电了似的一下站了起来。

        可是计商却接起了手中的电话,他转身就往回走,“阿商哥,晚上出来吃饭好不好?”没听到计商的回复,“今天是你的生日!”

        又顿了片刻计商才回复了一个字,“好!”

        虞芊默没听到说什么,但是隐约感觉到是百惠的声音,就看到计商抬起眼帘看了她一眼,便驱车离开。

        餐厅。

        “北宸是吧!芊默到底怎么样了?她去了哪里?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电话也打不通。”舒言一脸焦急无奈的表情。

        计宸坐在她的对面也只是听着她喋喋不休的问话。

        越说越觉得虞芊默的命运怎么这么波折,眼泪便稀里哗啦的流了出来。计宸见状还是抽了几张纸巾伸手递了过去。

        计商一进来便看到这一幕,而计宸也感觉到有冰冷而尖锐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

        “阿商哥!”百惠甜美的声音阻断两个男人交汇的目光。

        计宸知道这个弟弟和自己的隔阂,但是在他心底仍旧没有淡化这段亲情。百家已经是他不能放过的,也许自己又会让计商更加怨怼。

        计商虽然坐下,但余光不时会注意北宸这边,关注这个带着半截面具的人,就是因为虞芊默梦里喊了他的名字。

        慕博径直走了进来,眼睛一扫看到了舒言。大步走到跟前见她满面泪痕,回头看了一眼戴半截面具的陌生人,便转过头来,“舒言,怎么了?”

        “慕博,芊默她又不见了。”好像受了委屈见到家长的孩子,抓住慕博的衣角,靠上去便哭了起来。

        他已经太久没有见到虞芊默,彼时的情愫,此时因为这样的事情,又变得担心着急。“慢慢说,芊默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