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大汉第一太子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12章 圆月当空

第0012章 圆月当空

        “阿嚏!”

        “阿嚏!!”

        “阿~~~~~嚏!!!!!!”

        新丰邑,栎阳宫。

        没由来的打出三个大喷嚏,刘邦不由摇了摇脑袋,将衣襟拉紧了些。

        “唔……”

        “这才秋七月,怎秋寒来的这么早……”

        听闻响动,一旁的御榻之上,应声爬起一位眉眼清秀,五官隐隐透露出些许媚色的女子,起身踩上布履,来到了刘邦身边。

        “陛下?”

        一声略带担忧的询问,惹得刘邦大咧咧摆摆手,顺势将女子揽入怀中。

        “朕无妨。”

        “唔,许是受了风寒,总觉得今儿这天,莫名冷了些……”

        闻言,女子只娇羞的钻入刘邦怀中,稍抬起头,俏皮的将下巴戳在刘邦的胸口上,眼带崇拜的仰望向刘邦。

        “陛下万要保重龙体才是。”

        “如意年方九岁,陛下还要看着如意加冠、大婚,坐上那储君之位呢……”

        听女子说起宝贝儿子刘如意,刘邦只嘿然一笑,用下颌将女子的小脑袋紧紧压在脖颈处,只抱得更紧了些。

        “莫担心。”

        “朕不会这么早死。”

        “父皇享年足八十五,朕再如何,也当能亲持如意加冠之礼……”

        温声做出承诺,刘邦心中,却隐隐有些担忧起来。

        “吕雉……”

        一想起那张久不见笑容,更已显珠黄之色的面孔,刘邦便觉一阵憋屈!

        刘邦征战一生,真要说起来,只有两次刻骨铭心的失败。

        离现在最近的一回,自然是三年前,刘邦御驾亲征,平定叛汉投敌的韩王信叛乱,最终被匈奴单于挛鞮冒顿,给围在了白登山。

        另一次,便是汉元二年三月,刘邦联合关东诸侯大军足足五十六万,却在楚都彭城,被项羽三万大军杀了个丢盔卸甲……

        白登之围,起码只是汉匈平城战役的一个小插曲,非但没有对战役走向产生太大影响,反倒是让汉军将士迸发出了更强烈的斗志!

        借着白登一战所带来的屈辱,汉军将士在主帅吕泽,将领灌婴、曹参的带领下,将北方防线一路外推,直从平城推到了雁门郡北部的武州塞一带!

        而彭城战败,却是险些让刘邦自此一蹶不振,乃至于兵败身亡……

        一场彭城战役,刘邦损失了数十万大军,失去了反楚诸侯联盟的主导地位,更沦落到了强制征发关中老弱病残,乃至于未成年男丁的地步!

        父亲刘煓、妻子吕雉被项羽所俘,直到垓下一战后,才被刘邦接回长安;

        次子刘盈、长女刘乐,更是在刘邦逃亡途中,屡屡被急于奔命的刘邦踹下马车,又屡屡被驾马的夏侯婴捡回……

        好不容易逃到下邑,得到舅哥吕泽的支援,接踵而来的,便是吕泽恼怒于吕雉被俘;又听闻刘邦逃亡途中,将刘盈屡屡踢下马车的事,便硬逼着刘邦册立太子,以正名分……

        楚汉彭城一战,是刘邦这辈子都绕不过去的心坎!

        同时,也是刘邦走向辉煌,奠定帝王基业的开端。

        自那之后,楚汉之争中的天平彻底向刘邦倾斜,霸王项羽雄踞荆楚,却还是被一点点蚕食,最终落得乌江自刎的下场。

        刘如意,便是在刘邦彭城大败那年出生。

        如果说,被项羽俘虏足足四年的吕雉,和曾被自己屡次踢下马车的刘盈,对刘邦而言意味着失败,那刘如意,便意味着刘邦的重新崛起。

        看到刘如意,刘邦便能想到:哪怕败光诸侯五十六万大军,沦落到发妻、老父为敌所缚、子女被自己无情抛弃的地步,我刘邦,也依旧能东山再起!

        可即便是现在,已经君临天下足足五年,掌天下万民生杀大权的现在,刘邦也依旧不得不承认:吕雉,并不是那么好惹的……

        “唉……”

        “也不知这回,又要闹出何等场面……”

        暗自苦叹一气,刘邦便负手来到殿门处,昂起头,望向天空中那一轮圆月。

        “父皇。”

        “保佑皇儿一切顺利,庇佑我大汉,国祚永存吧……”

        ※※※※※※※※※※

        “奴、婢等参见殿下!”

        摸黑回到自己的宫殿,刘盈已经彻底从先前,那因惊诧而陷入呆滞的状态中走出。

        “嗯。”

        只高冷的稍一点头,刘盈脚下丝毫不做停留,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寝殿:凤凰殿。

        与后世大多数人所固有的印象不同:作为太子,刘盈至今为止,都还没有一座专属于自己的太子宫。

        原因也并不很复杂:如今的汉室中央,已经穷到连都城长安的建造工作,都无力拨款支持的地步了……

        再加上刘盈这个太子,在老爹刘邦那里地位着实不算高,而且年纪也不大,便只能暂住于未央宫东北角,毗邻钟室的一座小殿,名曰:凤凰殿。

        对于这座宫殿,刘盈可谓是印象颇深。

        在前世,刚来到这个时间的头一年当中,除了第一天在新丰参加太上皇丧礼之外,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刘盈都在这座小殿内渡过。

        对于这座小殿内的每一个房间,每一个期间,乃至于每一个宫女宦官,刘盈都可谓熟悉无比。

        虽然前世成为皇帝之后,刘盈便再也没有来过这处‘太子宫’,但当再次踏进凤凰殿的高槛时,刘盈却丝毫不觉得陌生。

        一来,是熟悉。

        二来,是顾不上‘怀古伤今’……

        “平日,殿下总温颜善目,怎今日,如此风风火火?”

        见刘盈飞快走向寝宫,一位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婢女疑惑一问,顿时惹得身旁的小太监靠过来,故作神秘的一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昨日夕时,太上皇驾崩,今日于新丰邑举丧;丧礼之上,可是出了大事……”

        不等婢女再追问,不远处的寝殿方向,便传来刘盈满是严肃的呼号声。

        “来人!”

        突闻刘盈这一吼,那婢女和小太监不由下意识看了看左右。

        发现周围并无旁人后,二人面上,几乎同时流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短短一个呼吸的功夫,那婢女便似是变戏法般,从衣袖中取出一块金角,不管不顾的塞进小太监手中,便快步向刘盈的寝殿方向跑去。

        望着婢女半带欣喜,半带忐忑的跑向寝殿,小太监讥笑着掂了掂手上金角,又放在犬齿边轻咬一口。

        “嘿!”

        “这些新来的,还真是不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