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大汉第一太子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008章 期期知其不可

第0008章 期期知其不可

        “陛……陛……陛下,万……万不……不可……”

        两个时辰前,新丰邑,栎阳宫。

        看着眼前的老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刘邦不由淡而一笑,稍一摆手。

        “汾阴侯是想说:朕万不可废长立幼,废太子而立赵王?”

        闻言,那老将不由长松一口气,赶忙点了点头:“然……然……也。”

        见老将满眼焦急,恨不能把舌头咬断的架势,刘邦不由长叹一口气,望向身侧的侍郎。

        “去,取简、笔来。”

        那侍郎正要领命而去,却见那老将还没来及的坐下,闻言猛然起身,满目焦急地望向刘邦。

        “不……不必!”

        “臣……臣口……口愚,然……臣……期……期……期知,废……废……废长……立……立幼,期……期……期不……不……不可!”

        “陛……陛……”

        “行啦!”

        轻轻一声低呵,叫住老将继续说下去的念头,刘邦便稍皱起眉,冷眼望向那老将。

        见刘邦如此不耐,那老将更是愈发急躁起来,额头上都渗出些许汗滴,反倒愈急,愈说不出话来。

        如此片刻之后,刘邦终是心有不忍,若有所思的站起身,旋即毫不违和的脸色一变,嘿笑着上前,拉着老将坐了下来。

        “来,不急,坐下说话。”

        将老将勉强摁回座位,刘邦便顺手拉来一张筵席,毫不顾忌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老将对面。

        “周昌啊周昌。”

        “让朕说你什么好?”

        “啊?”

        “朕何曾说过要废太子?何曾说过要立赵王?”

        话还没说完,看着周昌那又急躁起来的面庞,刘邦赶忙止住话头。

        “行,先不提这事儿。”

        “当下之首重,还是陈豨!”

        不着痕迹的将话题转移开,刘邦面上随意之色顿消。

        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几乎化为实质的杀伐之气,以及喷薄而出的愤恨!

        “早先,韩王信叛逃匈奴,代王又弃土而逃,故韩、代之地,便为如今之代国。”

        “又去岁,赵王张敖密谋悖逆,为朕贬为宣平侯。”

        “代国无宗亲为王,赵王又尚年幼,未及就国;赵、代之兵,今皆掌于陈豨之手!”

        “一俟陈豨反,则大河以北必乱,北墙,亦有不稳之虞啊……”

        听闻此言,周昌也稍冷静下来,思虑片刻,便郑重一拱手:“陛……陛下……勿……勿忧!”

        “臣……必……必亲…………”

        又是一抬手,示意周昌不用多说,刘邦才面带郑重的起身,紧紧捏住周昌的左肩。

        “陈豨,不足为虑!”

        “便是整个关东大乱,朕也丝毫不担心!”

        “朕担心的,是平灭陈豨之后,代、赵之兵由何人统掌,北墙之防,又以何人为主……”

        听着刘邦情真意切的吐露心扉,周昌终是暂时平静下来,不由发出一声长长的哀叹。

        四年前,韩王信在都城马邑,陷入匈奴人的重兵包围,旋即投降匈奴,合兵南下!

        消息传来,汉室朝堂无不欢呼雀跃!

        几乎人人都以为:借此机会,汉室将一举重创匈奴人,重新恢复战国时期,游牧民族不敢南下牧马的辉煌!

        但很快,一场堪称国耻的白登之役,犹如一个蒲扇大的巴掌般,在所有汉人脸上,扇出极其响亮的一耳光……

        ——匈奴单于冒顿亲自领兵,将汉天子刘邦围困白登山,足足七天七夜!

        虽说最终,周吕侯吕泽所率领的援军赶到,摆出反包围的架势,吓跑了匈奴人的兵马,汉室也趁机增强了对马邑以北,即雁门地区的掌控,但至今为止,也从未有人认为:汉匈平城战役,汉室是胜利方。

        因为每每提起平城战役,人们的注意力都不在战役前期,天子刘邦北追千里,杀得匈奴单于冒顿狼狈而逃的神武。

        也不是白登之役后,周吕侯吕泽率军追击,重新夺回太原地区的荣光。

        绝大多数人听到‘平城战役’,都只会想起那场堪称国耻的白登之围,旋即面带屈辱的发出阵阵哀叹……

        汉匈平城战役过后,关东异姓诸侯也逐渐不安分起来,梁王彭越坐守关中门户,淮南王英布雄踞五岭以北!

        汉室本就没有余力南、北两线开战,关东即乱,北方只能暂时以稳为主。

        为了腾出手来,专心平定内部异姓诸侯,彼时的刘邦只能遣使北上,促成汉室同匈奴互不侵犯的条约。

        ——在当时,就连天子刘邦的亲女儿,如今已经嫁给宣平侯张敖的鲁元公主刘乐,都差点被送去匈奴和亲!

        到现在,汉匈平城战役已经过去三年,汉室剪除内部异姓诸侯的工作,也已然临近尾声。

        若非陈豨突然在代地蠢蠢欲动,汉室接下来的目标,就该是梁王彭越,以及淮南王英布!

        即便如今,被陈豨打乱计划,汉室未来几年的主基调也依旧不变:平灭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彻底剪除关东异姓诸侯势力,形成一个稳定的关东!

        作为当朝三公之一的御史大夫,周昌对此,显然也是心知肚明。

        思虑良久,周昌终是面色凝重的抬起头,对刘邦沉沉一拱手。

        虽未开口说话,刘邦却依旧清晰地看见,在周昌那张脸上,写有怎样纯粹的忠诚。

        ——陛下直说,需要臣怎么做!

        见此,刘邦只觉心下一暖,面色却也不由严肃起来。

        “待陈豨乱平,朕欲顺势举兵南下,以返乡祭祖之名归丰沛,伺机窥英布虚实。”

        “若其忠,则便依淮阴侯故事;若不忠,则兴仁义之师以平灭之!”

        “淮南即平,而后便是梁……”

        沉声道出自己的打算,刘邦便满带信任的望向周昌。

        “今岁平陈豨,明岁灭英布;再除彭越王位,便当是三年之后。”

        “朕要你汾阴侯以赵相之身,总掌代、赵之兵,在这三年时间里,牢牢把守北墙!”

        “万不可使匈奴游骑,跨过北墙一兵、一卒!”

        说到这里,刘邦苍老的面颊之上,陡然亮起一对满带精光的双眸!

        “待关东一平,朕便当提兵北上,北逐匈奴三千里,以血当年白登,冒顿困朕之奇耻大辱!”

        最后一句雄心壮语,却并没有被刘邦道出,而是和往常那一桩桩、一件件看似不可能完成的远大志向般,暂时深埋在了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