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幻天风云录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幻天风云录 > 第六章 血色

第六章 血色

        震天的马蹄上远远的传来,小山村中传来几声激烈的犬吠声,随即几声弓鸣犬吠声并停歇了熙,好似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突然映天的火光将漆黑的夜晚照亮,顿时就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低矮的石屋内,一个满脸倦容的小姑娘猛然惊醒,坐起身来揉了揉睡眼朦胧地双眼,穿上外衣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房门。

        “碰”房门被一股大力从外打开,将本来还有些迷糊的小姑娘瞬间便清醒了过来,抬起头紧张地看着门口。

        待到小姑娘看清楚门口的身影,紧张到了极点的心情顿时就放松了下来,听着外面嘈杂的声音,快步向着门口跑去焦急地道:“爷爷,外面怎么了?哥哥回来了吗?”

        想到吃过晚饭后,左等右等不见哥哥回到家中,经不住爷爷的催促便回到自己的屋里打算小熄一会便起身继续等待哥哥,不想却是一觉睡到了现在才被惊醒,不由地脸上一红不好意思起来。

        “你哥哥还没有回来!小丫,快去地窖躲着!不管任何事情发生,都不要出来!”老人急迫地道

        小姑娘疑惑地问道;“爷爷,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躲进地窖啊!”

        “唉!”老人重重地叹了口气,一边拉着小姑娘快速地向着地窖的方向跑去,一边解释道:“马匪进村了!”

        听见爷爷的回答,小姑娘露出害怕的神色,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在小姑娘的心中,虽然经常听村里的老人说外面马匪猖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由于小山村地处茫茫群山之中,人迹罕见寻常人很难达到,所以一直未遭到马匪的劫掠。

        见小姑娘脚步变慢,老人不由大感焦急连忙催促道:“小丫,快些!快躲进地窖去!”

        “可是,哥哥还没有回来啊!要是哥哥回来怎么办啊!”小姑娘也忙声问道

        “不用担心,你哥哥要是回来,一定有办法躲起来的!”老人面

        (本章未完,请翻页)

        色一怔,又连忙安慰道。

        哒哒的马蹄声,快速地从不远处的地方传来。老人再也顾不上其他,丝毫不理会小姑娘欲言又止的神情,让小姑娘进入地窖便把地窖门掩上,十分吃力地搬来杂物将地窖门遮挡了起来,随即气喘吁吁地再次吩咐道:“小丫,你要听话!一定不能出声,不要轻易出来!”

        凄厉的惨叫声、铁器的撞击声以及小孩的哭泣声,远远地传遍四方让人不寒而栗。小山村中在四处燃起的火光照耀下,随处可见遍地尸体、鲜血从倒毙的尸体中流出,缓缓地汇聚成一条殷红的小溪。

        “嗡”一道冷箭袭来,力道迅猛角度刁钻,冷箭的目标赫然正是前方老头的后心窝。独眼收起长弓,冷冷地扫视着周围,不再理会那手持拐杖的老头。

        “当”

        一声脆响传来,再无任何动静。端坐在马上的独眼不由微微发愣,眼光看向那不远处的佝偻着身子的老头。心中不由暗暗吃惊,刚刚自己那一箭势大力沉、角度刁钻,甚至连一般中年人都抵挡不住,不想竟然没有伤害到眼前这老迈不堪的老头分毫,显然这老头不是一般人。

        老人挥动着手中的拐棍,一下子斜劈在箭杆之上,顺势一挑将羽箭拨开,噗嗤一声羽箭已插入边上的石块中,冒出一串火星。微微起伏的胸腔,让老人气喘吁吁汗水瞬间便流了下来,紧接着又是一阵沉闷的咳嗽声,仿佛下一秒就要喘不过气来一样。

        微凉的山风吹过,将老人有些散落的白发吹起遮挡住了视线。又是几声嗡鸣,铁质羽箭瞬间便从独眼的手中射出,连成一条长线狠狠地再一次向着老人激射而去。

        连珠快箭,依靠弓手迅猛无比的速度顷刻间快速射出数只羽箭,让敌人被连环而至的箭矢击中,即使是通过灵巧的身体勉强躲过前面的箭矢,也难免会死于后面的箭矢。经过十几年刻苦的训练,独眼的连珠快箭早已超过当初的师傅,达到了常人难以想象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恐怖境界,连续射出的七支羽箭远不是一般习武之人所抗衡的,甚至于刚刚入门的修士也要身受重伤。

        “当、当当..”又是连续几声的脆响,老态龙钟的老头已然是接下了独眼的连珠快箭。看着老头在火光映照下,涨红如血的脸颊,独眼收起眼中的轻视,缓缓开口喝问道:“老头,你到底是谁?”

        “咳咳....”老人再一次传来一阵难受至极的咳嗽声,像是要将胸中最后一丝空气挤出一般,努力地平复下喘息声音有些低垂地道:“连珠快箭?你是铁箭王林的什么人?”

        “嗯!”独眼微微有些惊愕,想不到莽荒山脉中小小的村落里的一个老头竟然能知道连珠快箭。如果再让眼前这个老家伙思索一番,岂不是会将自家心底隐藏多年的秘密猜透,凶狠的独眼中不由加重几分狠毒,厉声道:“老家伙,快些受死!”

        “嗡、嗡”一阵弓弦快速的颤鸣,独眼迅速将箭囊中的羽箭射空,一扔长弓随手抽出悬于马背的钢刀,驱动着胯下战马飞速迎着老人扑了上去。

        “碰碰”长刀击鸣,战马嘶鸣,一时间围绕着两人扬起满天的灰尘。遮天蔽日的灰尘里,老人与那独眼马匪你来我往地激斗数个回合,竟然是没有分数胜负。

        两人错身快速的脱离彼此的攻击范围,均是各自平复几分气息,都不曾有任何言语,又一次飞身上前缠斗在了一起。

        “碰”

        尘土中再一次传来沉重的撞击声,一个漆黑拐棍斜斜地飞了出来,翻滚几圈落在不远处的地上,溅起一丝尘土四周便没有任何的声响。

        又是一阵山风拂过,满天的尘土渐渐落下。场中已然是只剩下老人立于地面,身旁一匹健硕的战马倒毙在地,不知何时那独眼马匪已不见了踪迹。

        “扑通”老人的身体缓缓倒下,静静地伏在地上没有了生机,殷红地鲜血从老人脖颈上一道细长的刀痕涌出,汇聚成浅浅的血潭倒映出一轮血色残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