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末世:最后的曙光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末世:最后的曙光 > 第四章:变故

第四章:变故

        第四章:变故

        王河一路疾驶,身上的伤开始隐隐作痛。玩机车多次受伤的他知道,自己身上一定多处骨折,尤其第二次从汽车里摔出来的伤,没让他当场殒命,已经是万幸。伴随自己呼吸时胸口处的疼痛,王河怀疑,肋骨断了。但是比起这个,自己的左腿可能伤的更重,如果不及时处理,可能隔天就无法动弹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原地不动,就只有一条死路。可是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先找到孩子和父母。

        摩托车的状态还算良好,因为防摔杠的保护,车子大体没什么受损,牛角、档杆有些变形,但不影响使用,一些划痕更是只影响了美观。身上的骑行服破烂不堪,胸口的护甲已经在打斗中彻底损坏,肘部、肩部和背部的还勉强能用。王河决定先去地下停车库,车里有一些工具和护具,可以用来当作武器和防护,然后再回家,希望还来得及。

        其实王河心里已经有不好的预感。光球发射冲击波以后,那些变成了丧尸的都是一些老人和看上去瘦弱的年轻人,而幸免于难的大多都是体格强壮的青壮年和一些孩子,随后的丧尸爆发,年幼的孩子在没有成年人的保护下,几乎都丧生了。想想自己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儿子,王河心急如焚,刚失去孩子的母亲,他真的无法面对再次失去亲人的现实。

        天空中的光球一个挨着一个,挂满了所有人口密集的区域。王河家在市中心的边缘,此时的丧尸追着人类逃跑的声音四处肆虐,反而这些住宅区只有零星的几只丧尸,大部分都还是普通丧尸。王河心里一松,没有进化丧尸就好说,普通丧尸现在还有一搏之力。他迅速驶进车库,趁丧尸还没有追来,停好摩托就钻进自己的汽车里,趴到后座位下面,大气都不敢出。

        “嗷~”几只丧尸追了下来,却没有看到猎物,便在原地呆呆地傻站着,偶尔的抽动和摇晃的身体让人知道,它们还活着。

        王河原本想静静的等待丧尸们离去,可现在的情况明显和他期望的不同,自己身上的已经越来越明显疼痛的伤势提醒他时间不多了。望了望不远处的电梯口,王河一咬牙,从后座轻轻的翻到后备箱,从随车工具箱里找出一把锤子和一柄工兵铲。又翻出一对护膝带好,喝了点车里存放的矿泉水,点了根烟,让自己放松一下,便翻回后座,轻轻的打开后门,悄悄的滑了出去。

        王河把工兵铲稍微折叠,握住中间当作一个面手盾,右手攥紧锤子,蹑手蹑脚的向电梯靠近。几个丧尸没听到任何声音,依然站在原地。好不容易靠近电梯后,王河却没有立即按下电梯按钮,他犹豫了。此时的电梯停在18楼,他家在五层,如果有人在事发时躲进电梯这时候却发生了变异,那电梯打开的时候一定会惊醒停车场的几只丧尸。到时候腹背受敌,以王河现在的伤势,一定不是对手。还是走楼梯吧,五楼没有多高,而且他家这里的楼梯有两条,一条是通往单数的楼层,一条是通往双数的楼层。也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说,王河只需要爬一层、三层和五层这三层楼梯就到家了,况且平时根本没有人走楼梯。王河想了想,不再犹豫,轻轻地打开楼道门,先观察了好一会,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闪身走了进去。

        楼道里,写着安全通道几个字得标识牌透着惨淡的绿光,虽然有声控灯,王河可不敢发出声音。他尽量保持安静,忍着剧痛,一步一步向上攀拍,很快就走到了三楼。三楼的楼道门紧闭着,透过玻璃只能看到三楼的东户,另外那户什么都看不到。东户这家大门敞开,里面灯火通明,满地的杂乱和血迹表明这家人已经遭遇不测。王河没有仔细察看,转身继续走。咬牙坚持到五楼,楼道门一样没有打开,五楼的东户就是自己的家,此时也是大门敞开,却没有灯光。王河的一颗心沉到了底,他轻轻打开楼道门,看了眼邻居家,邻居家门紧闭,也就不担心有丧尸会出来。他放下锤子,眼睛盯着自己家敞开的大门,以防不测。手在楼道墙上摸索声控灯的感应开关,用指头轻轻敲击了一下,楼道顿时被照亮。借着灯光,王河向家里望去,依旧什么都没有。没有血迹,没有搏斗的痕迹,一如往常的干干净净。他捡起锤子,举起工兵铲,慢慢走近家门,打开大厅的灯,四处观察了一下,没有人,也没有丧尸。王河轻轻关上房门,以防有丧尸进家,然后挨个房间寻找,却依然一无所获。

        王河又用座机拨打了父母的电话,无人接听,毫无头绪的他又重新仔细检查了一遍。行李箱少了两个,父母和孩子的衣物少了一些,冰箱里的零食、方便面和饮料也都少了,但是关着的电灯,可以判断出他们离开时很冷静。仔细观察,地板上有许多脚印,打开大门,门外有更多相同的脚印,一直延续到邻居家。王河去邻居家敲门,却发现大门并没有锁。里面同样没人,和自己家一样,没有任何慌乱离开的迹象。同时王河注意到,墙上的老旧军人照片,还有玻璃柜的摆放的各种军功章和证书,可以表明,这邻居大有来头。

        疲惫的王河回到自己家中,这一切表明,自己的家人和对面的邻居都没有变异,而邻居因为特殊身份很快就被人救走了,还顺便带走了自己的家人。

        “看来父母和孩子应该暂时没有危险。”安慰了自己一句,王河坐在沙发上,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当他脱下鞋子和外套后,巨大的疼痛袭来,王河两眼一黑,晕倒在了客厅。

        黎明,阳光像往常一样驱赶清晨的浓雾,不同以往,热闹繁华的城市,如今满目疮痍,安静的让人窒息。随处可见的废弃车辆,破碎的建筑,触目惊心的血迹提醒着末日的到来。而这一切得罪魁祸首,那些光球,还在昨夜的位置漂浮着。只是没有了强光,显露出它们的本来面目。

        这是一个个银色扁圆形物体,看上去像两个扣在一起的圆盘,从上到下没有一丝缝隙。它们寂静无声,只是默默的漂浮在那里。仅仅这个城市就有上百个这样的圆盘,不知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是什么人,为什么放置在这里。

        昨夜最惨烈的市中心商业街,此时浓烟滚滚。没有消防员的扑救,大火肆意的烧了一整晚。大火烧死了无数丧尸,也吞噬了无数人类的生命。仅有的几个店铺里隐约能看到似乎有人影晃动。

        服装店内。拉下卷闸战战兢兢挨过一夜的人们,此时正拥挤在一个角落。他们用货架、板凳、桌子和一大堆的衣物围城一个扇形。妄图在卷闸门被攻破时,构筑一条最后的屏障。虽然这徒劳的屏障不可能抵挡的住丧尸的屠杀,但在心理上多少还能带来慰藉。

        “婷姐。”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对一个20出头的小姑娘说道:“外面没什么动静,听不到人类惨叫,也听不到丧尸的嘶吼,安静的吓人。”

        昨晚指挥大家用捆绑的衣服做盾,并一击杀死进化丧尸的服装店年轻老板娘,此时因为她的功绩,也可能因为这是她的地盘,无形中成了领头人物。

        “嗯……”吴婷点点头,自从昨晚让大家用杂物搭建了一个临时屏障后,所有人就莫名的安心了许多,做任何事都要询问她的建议,这让她压力很大。

        “我们不能一直待在这里,这里即使救援的人来了也找不到我们,要找个安全的地方等待救援。”吴婷顿了顿:“大家也从手机上看到了,救援很可能一时半会来不了,我们还要收集大量的水和食物,各种求生的物资,否则很可能熬不到救援的到来,”

        昨晚卷闸门关闭以后,他们就打开手机报警求助,但是一直都无人接听。有人用手机收看新闻,一家新闻平台的直播中,现场记者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丧尸分尸蚕食,紧跟着主播室的主播和工作人员也被突然冲进来的丧尸杀死。各大新闻频道在报道中相继失去信号。只有各个视频网站不停有人上传关于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发生同样灾难的视频。但无一幸免,上传者之后都没有了音信,不知是否遇害。唯一可以肯定的,这是世界级的灾难,短时间内救援是不可能有的。

        “我不出去!”一个中年妇女蜷缩在角落里,边哭边喊道:“外面那么多吃人的怪物,出去不是送死么?”

        “我也不出去!”

        “我也是……”

        吴婷一时无语,面对昨晚的那些丧尸,确实让人心生怯意,这也怪不得他们,普通人哪里见过这种血腥恐怖的场面。

        “婷姐说的有道理,我支持婷姐。”有一个年轻男子站起来说道:“这里没有水,没有食物,我们根本等不到救援就全死了。你们没看那些视频么?这是末日啊,拼一拼至少还有活路。”

        “对,我们支持婷姐。”

        几个年轻人附和道。

        “不愿意走的留下,剩下的我们走!”吴婷此时做出了决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