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黑化皇后不好惹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黑化皇后不好惹 > 二十五章

二十五章

        ,,“怎么今日不来看着我了?”一个清朗的声音,一听便知说话那人在笑着。

        正是太子李燕祁。

        谷儿连忙带着众侍女行李,太子爷怎么也不找人通报一声就自个儿过来了,这早饭也没给他准备啊。

        易姝一抬头,便看到李燕祁笑吟吟的看着她,眼睛弯成了月牙。他的眼睛可真好看。

        “看腻了。”易姝回答道。

        谷儿着实被吓了一跳,自家小姐本就不受宠,偏偏性子要强,嘴上也不饶人。直接说看腻了李燕祁,岂不是,岂不是当众要李燕祁难看。不似她的担忧,侍女们都一副看热闹的神情。

        “哦?”李燕祁摸着自己的脸,惋惜的说:“许是今日没休息好,有些憔悴。夫人竟也觉得我不好看了。可有夫人为伴,睡得倒很是安稳。不如夫人今日搬来与我同住,我一定会越变越好看。”

        “我-不-要。”真是受不了李燕祁了,他真是天底下最大的自恋狂。

        易姝拍拍身侧的空地,说道:“来这里坐下吧。”想到萧仇说的李燕祁会有祸上身,易姝叹了一口气,自己怎么忍心让李燕祁面对大灾大难而什么都不做呢。

        “嫌弃。”李燕祁看到易姝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双手撑头,气呼呼的很是可爱。易姝好像很喜欢坐在台阶上呢,她昨日在他那里的时候也是这样,因为是晚上,易姝不一会就睡着了。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回床上,易姝低低的说些梦话,他却什么也听不清。他望着易姝的睡颜,觉得很是甜蜜。

        易姝喜欢坐台阶,他又不喜欢。台阶上的尘土脏兮兮的,他非常嫌弃。

        “嫌弃?哦,是太子爷屁股太金贵了,我这破门小院的高攀不起。我这也没给太子爷准备早点,我看啊,您转身左转,回去吧您。”

        李燕祁俯身拍了拍台阶上的尘土,轻扫出一块干净的空地,刚好可以容纳他的屁股。

        “嗯,干净了。”他自言自语着坐下了。

        两人一同抬头看天上云卷云舒,许久,李燕祁问道:“你是不是怕我会出什么事啊,所以才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我哪有寸步不离?”

        “我都看出来了。”

        “好吧,昨晚我做梦梦到,有个人一直在大喊‘易姝救我,易姝救我’,我一看,是你被不知哪里来的野狼捉走了,我不能见死不救啊,可等我跑过去,就只剩下一堆白骨了。我一不小心踩到了,还‘嘎嘣’一声,成碎骨头了。梦境跟现实总有相通之处,出于好兄弟之间的关爱之情,就只好牺牲我宝贵的时间来看看你了。”

        “你骗人。”

        “爱信不信。”

        谷儿和侍女们都看傻了。侧妃娘娘一夜未归,太子爷第二天竟然亲自来看她。侧妃娘娘这般戏耍太子爷,太子爷也不恼。他们这是在打情骂俏?谷儿给一旁的绿衣侍女使了个眼色,快去准备早饭,太子爷这架势一时半会不会走了。

        谷儿在心中窃喜,自己家小姐终于开窍了,有太子爷给小姐撑腰,那些下人们还不毕恭毕敬,看谁还敢给他们摆脸色。

        “咕咕咕。”易姝忙捂住自己的肚子,可李燕祁还是迅速捕捉到了,说道:“欸?是谁的肚子叫了呀。”

        他看向谷儿,说道:“用早膳。”

        谷儿忙回答道:“是,太子爷。”恭恭敬敬合规矩。

        自从上次李燕祁给易姝改善伙食后,厨房那边就很知趣的每日送来丰盛的饭食。

        单单一次早饭,便足足有十道菜。甜玉米瘦肉粥、糕点、小笼包、水果……很是丰盛。

        “诺,酥油饼。”易姝随手给李燕祁夹了一个。

        李燕祁呆呆的愣住了。

        “要我喂你?”易姝只想快快结束。

        “我自己来就好了。”李燕祁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深沉,像是酥油饼触到了他的伤心事,一个人埋头吃了起来,真是个奇怪的男子。

        寂静的夜,月夜无声。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易姝脑海中浮现一个旋律,她忍不住把它唱了出来。歌声悠扬,但歌词却伤感。寂寥的月蒙上了一抹悲凉的色彩。

        “我好像在哪儿听过,姝儿,这首歌你是在哪学来的。”

        “青楼。”

        “……”

        看到李燕祁吃瘪的表情,易姝心里可真叫个畅快。这首歌她确实是从青楼听来的,她不禁想起倾香楼朵朵红花灯簇拥的绝色美人。

        谁让李燕祁偏偏要说自己也听过的,那不就是说,他去过青楼吗?

        “想不到夫人还有这般癖好。”

        “彼此彼此。”

        “……”

        看到李燕祁有点下不来台,易姝给他找了个台阶下,说道:“好啦好啦,不拿你打趣了。不过我看啊,倾香楼里的姐姐各有各的美,有的美的放肆,有的美的含蓄,有的姐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有的江湖杂技信手拈来。她们像是大草原上的骏马,放浪不逊;又像是山野上的蝶儿,美的醉人心脾。而且在倾香楼,向来都是卖艺不卖身的。我喜欢美女。”

        “有的时候真的挺羡慕你的,可以大声说出来自己喜欢什么。”

        “太子爷就不一样了,想要什么马上就能得到对不对?李燕祁,你这小子别在这给我炫耀。”

        “是啊,从小到大,我喜欢点什么就有人上赶着给我送了。”可我却不敢说出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李燕祁自嘲的想。

        “我一点都不羡慕你。我觉得我现在就像是鸟儿被困在笼子里,没有一点自由可言。我一点都不羡慕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我想过那种鲜衣怒马、快意人生。李燕祁,你看你我,明明没有半点感情,却要被强行凑到一起……”

        “在你眼里,我们之间没有半分感情吗?”

        “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不是吗?”

        “……”李燕祁要开口,却欲言又止。

        “李燕祁,你可你帮我一个忙吗?”

        “说来听听。”

        “休了我。”

        “你决意如此?”

        “别无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