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 260本心 下

260本心 下

        彭莎号。

        蔚蓝海面中间,三艘两大一小的白色船只,正遥遥朝着远离大灵的方向加速驶去。

        三艘船在身后拉出细长的白线。

        层层叠叠十多面船帆,被海风吹得鼓起,推动船只急速前行。

        彭莎船队是以彭莎号为主船,主要经营来往运输客流的客运船队。

        主船上的一间大客房内。

        李观岳哈哈大笑着,畅快的抓着手里的一块块金条。

        他早有准备,连夜便将所有银票取出,换成了金子,带上家人毫不停留,直接包船,悄然逃离。

        此时,李府内还有着不少他花钱请来的仆人,穿着他们的衣服,假装他们还在府里的样子,拖延时间。

        “爹....那两边人真是太傻了,还真以为我们会老老实实的带着西风号一起走?真当我们是傻子啊?哈哈哈!”李二禅在一旁也跟着忍不住大笑,看着几箱子的金条,嘴巴都合不拢。

        “就是就是,这群人真是太好骗了。真以为我们会老老实实呆在宅子里啊,蠢...太蠢了!”

        老二李三生人高马大,也是畅快的笑起来。

        其余几个儿女,也此时正喜笑颜开,一朝脱得窘况,未来生活重现希望。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生活更值得期待?

        “我给你们说,像那姓张的和姓孙的这类人。平时高高在上惯了,以为没人敢随便骗自己,敢贪他们钱。

        所以干什么都相当放心。这种人,骗起来那是最方便容易。

        我这叫给他们上一课,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也算是给他们增长人生经验了。”

        李观岳心情舒畅道。他之所以敢这么胆大妄为,也是因为,表面上他是硬功高手,但实际上,他还隐藏着一手极其高明的伪装藏匿术。

        “越是他们这样的人,越是以为一切尽在掌握,敢骗他们的人不存在。

        就算出现,也逃不出他们的监控。

        而实际上,只要能保证自己能安稳逃离,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最好的免费钱包!!”

        他摸着下巴的胡须,越发心情得意。

        “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

        忽地一个声音从门外清晰传来。

        李观岳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他猛地转过头,看向门口。

        不只是他,其余李家子女脸上的笑容也纷纷消失,紧张朝着门口看去。一个个开始不自觉的握住随身武器柄。

        嘭!!

        刹那间木门炸裂。

        一道高达两米的魁梧大汉,身穿铜色皮甲,手持双锤,幽幽的盯着李观岳。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别人都很蠢?”大汉一步步走进房门。

        “杀了他!!”李观岳心脏狂跳,知道不好,现在他只能希望对方在船上的人不多。

        只要他先下手为强,干掉对方高手,就...!

        当即他一个箭步,全身肌肉膨胀变大,皮肤浮现根根紫色血管。

        当头一拳朝着大汉打去。

        一股股力量顺着他全身各处,汇聚到右臂,然后炮弹般挥出。

        这一击已经超越了他本来的品级。就算是七品,也不敢随意应对。

        十三太保横练不光是锤炼身躯强度,还会带来超越同级极多的强度力量。

        最让人夸张的是,李观岳才六品,居然便能激发属于家传武学的极限态。

        嘭!!

        刹那间,他的拳头被大汉用铜锤挡住。

        但另一锤却鬼魅般,狠狠正中他腰部。

        噹!

        锤头仿佛砸在某种金属表面,发出金铁交击声。

        李观岳若无其事,只是被砸得歪斜几步,又继续扑向对方。

        两人都是力量型,硬碰硬,不闪不避,就在门前全力厮杀起来。

        只是李观岳正在厮杀时,却忽然听到一声惨叫从背后响起。

        他猛地回头。

        看到一个矮小侏儒,正身法极快的在和自己子女交手。

        而他的其中大女儿,已经捂着脖颈,痛苦的倒在地上,满身是血绝望的朝他伸手。

        虽然时常想将这些儿女当做消耗品丢出去骗人,可真正看到眼前这一幕时。

        李观岳只感觉心中一股血气,伴随着愤怒涌上脑海。

        他眼前嗡的一下泛红起来。

        “我杀了你!!!”他怒吼一声,转身扑向侏儒。

        但门前的大汉却不管他这么多,一锤子狠狠砸中他后背。

        嘭!!!

        李观岳身体被砸飞起,狠狠撞在侧面船板上。

        船板当场塌陷裂开,木渣碎屑飞溅。

        他迅速爬起身,居然还是没多大事,反而怒吼着继续扑向侏儒。

        噗。

        忽地又是一片鲜血炸开。

        大儿子李二禅,被大汉随手一锤,砸中胸膛,当场喷出一大片血雾。

        剩下的三个李家子女纷纷尖叫起来,惊恐的想要逃离躲藏。

        但无济于事。

        在侏儒的尖锐狞笑声中。

        他们一个个被使锤大汉和侏儒轻松收割。

        两人就像耍猴一样,引得李观岳一会跑这边,一会跑那边。

        无论什么时候,李观岳只能阻止一个人,而另一个人,便空出手来轻松乱杀。

        终于...

        整个宽大客舱内,只剩下三个人还能站立。

        李家在场的所有人,就只剩李观岳一个,呆呆的站在原地。

        他看着满地的尸首血水,浑身血管越发凸起鼓动。

        “啊!!!!!”

        猛然间,他狂吼一声,声嘶力竭,扑向使锤大汉。

        刚刚就已经膨胀一圈了的身躯,此时居然再度变大一些,并且全身肤色渐渐化为暗红色。

        *

        *

        *

        刺桐湾。

        天色慢慢大亮。

        “来了,来了!”

        “彭莎号回来了!”

        身旁的伊西巴斯船员惊奇喊道。

        “他们不是早就出发了么?是去艾特赛那边,怎么现在就回来了?”有人诧异问。

        码头上。

        张荣方带着一行人,正远远眺望着逐渐接近的海船,等待它逐渐靠近。

        原本他们是前来这边查看情况,询问彭莎号前往的目的地。

        却没想到,才到这里,便看到了彭莎号居然返航了...

        不多时。

        彭莎号缓缓靠岸,抛出船锚,捆绑固定柱。

        然后搭出下船的木阶。

        一个个船员水手在船上往下大吼着。

        顺着海风,众人隐隐闻到,从船上飘下来的淡淡血腥味。

        “出事了!”张荣方面色一沉,脚尖点动,急速朝船上赶去。

        其余人纷纷跟上。

        众人上到甲板时,都是一惊。

        整个甲板上到处坑坑洼洼,红色血点飞洒得到处都是。

        一个两米高的皮甲大汉,正胸膛塌陷,倒在地上早已没了气息。

        在他身边,还有一具黑衣侏儒的无头尸首。

        而李观岳,正盘坐在尸首边上,浑身是血,一只眼眶没了眼珠,一条腿也被硬生生扭成麻花,彻底废了。

        他低着头,手里捏着一根旱烟,烟丝飘着白色烟气,却一口也没抽。

        似乎是听到了动静。

        李观岳艰难的抬起头,看向上船的众人。

        他仅存的一只眼睛呆滞而茫然,呆呆的看到了上船的张荣方。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动弹。

        良久,张荣方才忍不住开口。

        “李师傅,你身上的伤...”

        “张公子....求你....!”

        李观岳忽地出声。

        他慢慢的,艰难的挪动身体,然朝着张荣方猛地弯腰,屈膝,嘭的一下叩首。

        “武功我都交给你!都给你!!...求你...帮我报仇!报仇.....”

        他重重的磕头在甲板上,一下接一下,声音哽咽。

        随着一声声叩首,甲板上留下一个个不断叠加的血印。

        眼泪和血水不断混合流下,落在甲板,又被额头砸得溅开。

        张荣方沉默了。

        他看着不断叩首的李观岳,看到船长正和前来查办的衙门捕头解释情况。

        噗通。

        忽地,李观岳身子一歪,晕倒在地,没了意识。

        “来人,赶紧把李师傅待下去好生疗伤!”张荣方迅速道。

        “可...公子,这人可是骗了您那么多钱....”一旁的一名守教衙门官兵忍不住道。

        “钱归钱,之后再说,不管如何,他可以不仁,我不能不义。人命关天,先救人再说!”张荣方正色道。

        “这...是!”几名官兵无奈,只能迅速上前,找了船上的担架,将李观岳小心翼翼放上去,带走。

        张荣方也上去仔细检查了下。

        这才发现,李观岳身上的伤势,远比外表看起来要重。

        除开残疾的肢体方面,他內腑也受了重创,有脏器内出血迹象。

        迅速给他服用了大道教的止血伤药,然后以基础的截脉手法止血。

        简单处理好,他才让人将其抬下去,找医师治疗。

        他的这一举动,也让周围的人都纷纷赞叹。

        张景荣的善名不自觉的在这一刻,深深的印进了周围码头人群的心中。

        此时也隐隐有人认出了他的真正身份。很快,张景荣便是张影守教的事,不知不觉也开始传开了。

        大道教的风评和名声,也在这一刻于刺桐码头留下了一颗不起眼的种子。

        处理完彭莎号案件后,张荣方乘坐马车,返回沉香宫。

        车厢内。

        张真海依旧带着面罩,和他同乘一车。

        “公子....不是我们下的手...我的人还没来得及出手,就有另一拨人先动了。”

        张真海压低声音,皱眉禀报道。

        “我知道。”张荣方轻轻用茶匙舀了一勺姜糖,放入热茶中。

        “虽然结果和我们预期的一样,可...看到一个父亲为了给儿女报仇,向我叩头。我心里....”

        “公子太过心善了。”张真海望着张荣方的眼神微微柔和。

        “心善....或许吧....”张荣方轻轻叹息。“只是有时候会想,原来每个人都身在局中。他如此,你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其实,他也不想如此,可若不如此,又如何能让那李观岳心甘情愿的将全部武功交给他?

        当然,他原本没打算做绝,会把李家人杀成绝户。可惜....天意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