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抽卡从阿兹卡班开始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抽卡从阿兹卡班开始 > 二百八、你们不能拒绝我主人的意思,妖精【1/2】

二百八、你们不能拒绝我主人的意思,妖精【1/2】

        “哦,果然是不让人失望的一天,听听我们这位先生的壮举。”

        杜维·琼斯笑得肆无忌惮,舔舐着自己的口腔,叫自己的腮帮子鼓了出来,他放出了易拉罐,火车头和拉环,对着他们说道:“去寻找你的朋友,告诉他们,卢比·巴格曼先生的债务,我继承了。

        这是等价交换。”

        他拿出来了两只嗅嗅,丢给了易拉罐,示意这嗅嗅的肚子里面有钱币。

        “去用这些金钱换回来债务,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做卢比先生的债主了。”

        嗅嗅尖叫着,呈现抛物线,进了易拉罐的怀里,易拉罐一个没有看住,一只嗅嗅拼命的朝着小天狼星布莱克那边跑了过来。

        同样,布莱克也是一个不小心,他的手就被嗅嗅咬了一口。

        “哦!”

        布莱克丢掉了金杯,捂住了自己的手,就看到这一只嗅嗅抓住了金杯,用力的朝着自己的肚兜里面塞了进去。

        “住手,嗅嗅不许抢夺布莱克家族的财产!”

        多比在这个时候及时的出现,将布莱克先生的金杯拿了回来,他小心翼翼的抓住了嗅嗅,害怕抓痛这一只嗅嗅,但是同时又不叫嗅嗅咬到自己。

        将嗅嗅递给了易拉罐。

        易拉罐抓住了嗅嗅。

        杜维没有责备他,他递给了易拉罐一块黑布丁切块。

        “置换债务之后,就放走这两只嗅嗅,它们本应该就是自由的。”

        杜维轻声说道,然后他盯着眼前的几位妖精说道:“我等待你们胜利的消息。”

        易拉罐咽了一口唾沫,他低下了头,将香肠片塞进了嘴巴里面。

        “是的,我的先生,我不会叫你失望的。”

        “当然。”

        杜维没有威胁他们,他甚至懒得对他们说重话,摆摆手就叫这几只妖精出去,他请多比先生给他再做了早餐,哪怕吃了会胃痛,也并不影响他的进食。

        “继续吧,伯莎·乔金斯女士,我想要听听卢比·巴格曼先生的生平。”

        他继续说道。

        伯莎将卢比·巴格曼先生长长的罪状叙述了出来。

        他几乎犯了七罪宗之中,所有的罪过。

        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暴食。

        卢比·巴格曼先生在退役之后,招蜂引蝶——当然,这也算不上是什么问题,你情我愿的事情,毕竟也有很多人想要尝尝体育明星的滋味,最为主要的问题是,卢比·巴格曼先生,他还嗜好赌博。

        他狂躁的将自己的情绪,倾泻在了赌博上。

        他最开始是将自己的工资和“退休金”押上了赌场,可惜的是,他在赌这一方面还真不怎么擅长。

        他输了。

        值得一提的是,整个魔法界,起码是英吉利最大的赌场,都是妖精在运营。

        所有赌徒最大的债主,就是妖精!

        就这样,卢比·巴格曼先生陷入了无底深渊,他的工资和“退休金”全部都被庄家吞吃,随即,他开始借钱,直到他在巫师同僚一起,名声都臭了,失去了借钱的筹码之后。

        他开始无耻的朝着家养小精灵借钱。

        到了最后的最后,他终于落到了妖精手里——巫师和家养小精灵朝着他索要债务,但是他分文没有了。

        他的兜里,一个子儿都不见了。

        无奈之下,他选择了一条不归路——朝着妖精贷款。

        妖精提供放贷服务,他们的利息,高得惊人,现在的他,差不多就是妖精手里的一块肉。

        一个宝藏。

        “伯莎,将我们的卢比先生带回来,我想要见见这样的人才。”

        杜维用餐巾布擦了擦手,无礼的将其捏成一块,丢在桌子上,抿了一口红茶。

        “我要见见卢比先生,好好的和他谈论一下他新债务的问题。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他最大的债主。”

        杜维·琼斯平静的说道。

        “是的,先生。”

        这些魔法部的干员一个个兴奋的站了起来,他们从布莱克老宅之中离开,留下来了杜维和小天狼星布莱克。

        小天狼星布莱克走了过来。

        “你就这么确定你的妖精小朋友,会给你来置换债务?”

        杜维·琼斯漫不经心的说道:“要是他们不给,那我就杀到他们给为止,小天狼星。

        你是一个无罪之人,,可是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这个魔法界最大的恶棍。

        战争之中,从来没有美德存在。

        战争才是最可怕的灾难。

        在战争之中,所有为了生存才制造出来美德和法律,都会毁于一旦,在那里,你见到的就是真正的兽性,去看看麻瓜的野兽世界吧,去看看残忍的魔法生物的生存世界吧。

        为了生存,没有底线,我们和这些野兽没有什么区别。

        我的朋友。

        要是你还抱着你那愚蠢的想法,小天狼星,我们一定会死的很惨!因为,这是一场战争!”

        杜维·琼斯往后一仰,靠在了椅背上说道:“从始至终,我们都是在面对一场战争,只不过你面对的是魔法部,我面对的,是我自己。

        所以,我从来不会思考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这么做,对不对?

        我一直在犯错的路上狂奔,小天狼星,所以你现在问我,要是妖精不给,我会怎么办?

        我会杀掉他们,放高利贷,可不受魔法界法律保护,亲爱的!”

        说完了小天狼星听不懂的话,杜维·琼斯开始双手擂桌子,“咚咚咚”的开始乱拍。

        看起来很暴躁!

        “我忍受你这个阴沉的老宅子很久了,现在请你告诉我,我在你这个阴暗,没有通风,腐朽不以的老宅子里面住什么?

        我需要阳光,我需要微风,我需要可以嗅到的花香和明媚的场景。

        我知道你可以制造出来这些,快点,快点,搞定这些!”

        杜维极其烦躁的说道,小天狼星布莱克宅子这阴沉的样子,叫他不自觉的想到了阿兹卡班。

        每一次想到阿兹卡班,他就忍不住内心的火气,他总是感觉自己内心的火气,就好像是燃烧着的火堆,总是在不经意间被撩拨起来。

        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

        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杜维拍打着自己眼前的桌子,就好像可以利用这桌子,发泄自己的怒火一样。

        “好了,冷静一点,我现在就做!”

        小天狼星被杜维·琼斯吵得脑袋都大了,他拿出来了自己手边的魔杖,对着天花板射击了一道魔咒,杜维也不知道这魔咒是什么,但是这魔咒落在了天花板上,就好像是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

        整个宅邸都开始变得明朗起来了,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微风吹了进来,天空也变得明媚了起来。

        杜维舒适的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整个人都表现的极其安详。

        “谢谢你,小天狼星。”

        杜维的情绪陡然平静了下来,他坐在了椅子上,靠着硬邦邦的椅背,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

        易拉罐不知道卢比欠了谁的钱。

        但是他知道,妖精界朝着巫师放贷的势力,只有两家,三个妖精走出了布莱克老宅,望着明媚的阳光。

        “我们,自由了!嗨,你们两个,难道还要为那个讨厌的巫师卖命吗?”

        拉环说道。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易拉罐和火车头恶狠狠地看着他!

        “我们没有自由,你想要背叛主人?”

        易拉罐愤怒的说道,火车头也不善的看着他,拉环看着他们,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你们,你们背叛了妖精的荣光?你们这些卑贱的骨头,竟然甘为巫师效力!”

        “住嘴,拉环,要是你还继续这么说的话,我一定会将你的话告诉杜维·琼斯先生,到时候,你一定会受到自己应该有的惩罚!”

        易拉罐说道,火车头也是一样,他阴沉的说道:“老实一点,拉环,这里可不是你的古灵阁,你也不再是古灵阁的妖精了,我们都为琼斯先生办事,放聪明点,小子,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智慧。”

        这两个亲戚关系的妖精肆无忌惮的威胁拉环,拉环想要翻脸,但是很快,他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易拉罐拿出来了魔杖,那是一根魔法打击手的魔杖,杜维手里的魔杖,也就比魔杖制造师手里的存货要少一些,每一次和巫师“切磋”完,他总会收集一些纪念品,就像是这些魔杖。

        他用魔杖对准了拉环。

        火车头拿出来了手枪,也对准了拉环的脑袋。

        只有拉环,什么都没有。

        “他违反了巫师禁令!他给了你魔杖。”

        拉环大声的说道,妖精是不可以持有魔杖的,只不过他说出来这句话,就感觉自己到底是有多蠢。

        禁令?

        连所有魔法界的最终禁令,保密法,杜维·琼斯都肆无忌惮的,一次又一次的践踏,他怎么会在意禁令。

        他就是一个真正的法外狂徒。

        “是的,琼斯先生给了我魔杖。

        我要是你的话,”易拉罐威胁拉环,“我就老老实实的为琼斯先生办事,要是你不听话的话,我不介意干掉你!

        我可以为琼斯先生,找到更多的手下!”

        他对着拉环说道,易拉罐很清楚,他要是为杜维·琼斯工作,他可以获得以前想都想不到的权力,他可以成为妖精的首领,但是要是他继续回到了自己那破旧的小酒馆,他也不过是一个可可怜怜的中间人。

        一个谁都可以踩一脚的角色。

        火车头也是一样。

        他们很容易就搞清楚,到底是跟着谁,认定谁当做老大,自己才能过的轻松一些。

        拉环看着他们,一阵绝望。

        “你们打算去哪里?”

        他举起双手问道。

        “我们准备去哪里。”

        易拉罐狞笑了一下。

        “我们当然是去准备完成主人的嘱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