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绝对灵界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绝对灵界 > 第六十六章:一花一果一泉

第六十六章:一花一果一泉

        祈盼激动的说道:“是吗?行老,原来我妹妹真的有救,我明天就出发去找那一花一果一泉,只是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寻找呢?”

        行老道:“我之所以一开始没有说,就是担心你一意孤行,因为这一花一果一泉我们苍星大陆是没有的,传言说是在那实力无比强大的无极大陆。但是无极大陆那边高手众多,没有一定的实力去寻宝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啊。

        想必秋山他们已经跟你说了原动力联盟之所以落寞的原因跟经过,当年来自无极大陆,名为山河宗的势力跟我们原动力联盟的一战,才让我们知道我们的实力是多么的不堪。

        其实早在当年原动力联盟就已经有数十位王级真灵境九重天的弟子了,可谁想那山河宗大部分都是王级真灵境的弟子,此外还有很多皇级真灵境的弟子。因此那一战,我们才会败的如此之惨。

        后来我多方打听才知道,那山河宗竟然只是其中的一个势力,还有其他的势力,都是如此的强大。本来我是想等我们原动力联盟再强大一点之后,从九黎星学院跟其他联盟那里争夺一些修炼资源,等你们的境界至少突破到王级真灵境九重天之后,再让你们出去寻找机缘的。

        因为以你们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保护好自己,要是得罪了那些大势力怕是万分的危险。可现在看你态度这样坚决,就只好告诉你了。但是,我还是想劝劝你,以你现在的实力要跟别人去争夺资源,怕是九死无生啊。

        但凡是宝物都需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够拥有,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获得了宝物相反就是将自己陷入绝境了,你可一定要三思啊。”

        祈盼道:“感谢行老对弟子的关心跟厚爱,可是为了我妹妹,我没得选择,就算是豁出性命我也要去拼一拼。”

        行老道:“既然是这样,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你就出去试试看吧,虽然此去无比的凶险,但是有危险也才会有机遇,说不定你就能寻得机缘呢?或许是我已经老了吧,也或许是那场战斗给我留下了阴影,不过不管怎么样,在外面记得保护好自己,遇事不要太冲动,我可不希望白白的损失你这样一个好弟子,毕竟原动力联盟的以后还要靠你们的。”

        祈盼道:“行老,您放心吧,我会记住您的话的,还有只要我祈盼在这世间一天,我就一定不会忘记光大原动力联盟的使命。”行老满意的笑了笑,然后祈盼微微一礼就退出去了。

        之后的三天祈盼基本都没有怎么修炼,就是陪着母亲安悦容,帮帮她的忙。第三天的时候,祈盼才委婉的对安悦容说道要出去找寻治疗峳梦惜的宝物的事情。

        当然,祈盼说的十分的轻描淡写,至于危险更是说的十分的模糊,让安悦容感觉祈盼就是单纯的出去找宝物而已,基本没有什么危险。

        安悦容则是千叮咛万嘱咐祈盼出去之后要注意安全,注意照顾好自己,一定不要在外面惹是生非,还有找到宝物之后尽快回来,祈盼都一一的答应了。

        晚上的时候,望秋山、元宝等人都找到祈盼,因为他们也得知了这个消息,望秋山率先开口道:“祈盼,我知道我们也劝不住你,你这次出去一定要多加小心,你小子要是敢不完完整整的回来的话,你可别怪我以后欺负元宝他们。”

        祈盼微微一笑道:“好了,我知道了,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会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回来的。”

        然后又是奕心念、元宝等人一一的嘱咐祈盼,大家都说完之后,望秋山则是拿出了一个玉佩给到祈盼,道:“我也没有什么很值钱的东西,就这玉佩就送给你了,你出去之后也方便些。”祈盼则是推脱不要,但是望秋山是铁了心要送,祈盼拗不过也就收下了。

        然后又是其他人都送了自己认为比较值钱的东西给到祈盼,希望他出去之后,能够在外面好过一点。

        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望秋山却是迟迟的不肯离开,祈盼也是有点好奇的问道:“山子,你不会是今天想跟我一起睡吧?那什么,我还真有点不太习惯。”

        望秋山道:“想什么呢,你,你想我还不愿意呢。我就是有个事情想跟你聊一聊。”

        祈盼道:“那你就说吧,什么事情弄得那么神神秘秘的?你捡到宝了?”

        望秋山道:“不是,上次行老不是带回来一个女孩儿嘛,就是那辛小春,听说是你的朋友,你们关系怎么样?你们不会是情侣吧?”

        祈盼微微一笑道:“怎么?看上人家了?要不你怎么那么关心她的事情呢?”

        望秋山道:“不是,我怎么会看上她呢,我就是好奇,这两天我看她修炼,发现她很有天分,以后大家就是师兄妹了,这么好的苗子,我也得帮行老多多注意不是,毕竟我们现在原动力联盟缺的就是有天分的学员嘛。”

        祈盼有点打趣的道:“是吗?既然是这样,我就跟你详细的聊聊她,不过我事先说好,这丫头的脾气可是比较古怪,你要有心理准备。”

        望秋山高兴的道:“古怪?有什么古怪的,我看人家挺好的嘛,是不是你太怪了?好了,你就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然后祈盼就将认识辛小春的经过,以及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仔仔细细的都跟望秋山说了一遍。

        望秋山听完之后道:“我就说嘛,怎么是别人古怪?怪就怪在你们先招惹的别人,干什么不好,非要对着人家吹口哨,我跟你说就你们这样的行为,换成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是这样的反应,打你那都还是轻的。”

        祈盼道:“好,好,我知道是我们的错,不过这丫头的性子是真的比较烈,但是呢这丫头的心肠还是很不错的,以后你们相处多让着她点儿就行了。”望秋山点了点头,然后又跟祈盼寒暄了几句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