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水旱人生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水旱人生 > 005.搏斗鲨鱼

005.搏斗鲨鱼

        我起初认为这里的礁石周围会有海参,但是寻找了一圈,没有发现海参的影子。

        我感到很失望,要知道挖海参是每一个渔民的期盼,那家伙价值高,易保存,最主要的是容易出手。

        没有海参就算了,看看有没有其他可以捎带的东西。

        我发现前方有一块硕大无比的礁石,形同小山。我转圈看了一下,这块礁石和其他礁石不一样,其他的礁石外表粗糙,呈黑颜色,而这块石头外表光滑,是黄颜色的。

        咦?这里还有个洞口,这里怎么会有洞口呢?我觉得奇怪,一种想探视的欲望督促着我进入洞里。

        这个洞口不是很大,并排两个人可以行走,虽然不宽,但是高度还是有的,人可以直立行走。

        我顺着洞内前行,里边很快黑了下来,我感觉走路前倾,断定这洞穴的地势是往地下延伸的。

        走了大约5分钟,洞还没到尽头,我不敢往前走了,怕遭遇危险,便快速返回。

        我浮出水面上了船,见海婵在掉眼泪,她扑倒我怀里,大哭起来。

        “呜呜…”

        我替她擦着眼泪安慰着。

        “看看吧,都这么大了还哭鼻子,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又没死掉。”

        海婵抬起那梨花带雨般的脸道:“你下去这么长时间,人家以为你遇到危险了呢。”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是水旱人,不会有事的,不过危险没有遇到,却遇到了一块特殊的巨石,无论颜色还是光滑度,都与众不同。而且那石头还有一个洞,我顺着那洞往里走了一段,发现还没到头,我总感觉那洞有些怪怪的。”

        海婵听我一说,眉头紧锁,神色严肃的做着提醒。

        “不管什么情况,那种地方你都要少去,里边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万一出来个怪兽,你的命都难保。”

        海婵紧紧抱着我,浑身软乎乎的她,加上她身上散发出来特有的清香,让我感觉很舒服。或许她说的有道理,以后那地方再也不去了。

        “海婵,我算知道了,这燕子礁的水下,什么也没有,别说海参海螺大虾什么的,就连鸡毛菜都没有,以后再也不来了。”

        此时的海婵沉默不语,我隐隐感觉道她的呼吸在慢慢加块,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只见她低眉垂眼,面红耳赤,似乎已经动了情欲。

        我一把推开她,再这样下去,我也会把持不住。

        “开船,走人,挪地方。”

        我大声喊着,准备离开。

        忽然,在离船不远的海面上,露出了一条黑黑的脊梁,我定睛一看,顿时头发蒙,眼发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真的是一条黑大个。

        “海婵,你看!”

        海婵看到那大鱼,吓的再一次扑倒我怀里。

        “别怕,咱们不动声色,它不犯我,我不犯它。”

        海婵战战兢兢,容颜失色。

        “海生哥,这么大一条鱼,万一它撞咱们船了怎么办啊!我爹说他的船就是被一条大鱼撞破进水的。”

        “真的吗?说不定就是这家伙干的。”说着,我拿起鱼叉,准备和它搏斗一番。

        正如海婵所说,那大鱼快速向小船游过来,我的脑海里迅速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小船被顶翻了,海婵落水怎么办?

        “不能让它接近船只!”

        想到这里,我拿着鱼叉纵身跃入水中,挡在了黑大个前面。

        黑大个见有人挡路,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它张着大嘴摇头摆尾向我冲来。

        为了引开它,我向着船南方向游去,黑大个紧跟着追过来,它张着大嘴,露出尖利的牙齿,样子如凶神恶煞般恐惧。”

        想把我当成它的美食吞入腹中,没门!

        就在它要接近我的时刻,我拿着鱼叉,迅速游到了它的身子底下,对准它的肚皮,把鱼叉狠狠的插了进去。

        “呼……”

        我周围的水被迅速搅动了起来,形成了一圈湍急的暗流,搅动起来的海水瞬间让我视线模糊,我忽然发现那家伙不见了。

        坏了!坏了!我的鱼叉还没有来得及拔下来,这可怎么办?

        我迅速浮出水面,发现那家伙在海面上不停的翻滚,原来它是因痛疼上浮到了水面上。

        我爬上船,抱着惊恐海婵,眼睛盯着水花四溅的海面。

        慢慢的,我发现黑大个翻腾的力气小了许多,海面上的浪花也平息下来,随后那家伙居然不见了。

        “卧槽!把我的鱼叉也给带走了?太贪了吧。快走,那家伙被我扎了,肯定会出血,其他的大个闻到血腥味,会很快游过来。”

        我拼命的往西划船,边划边看着周围的海面。

        “海生哥快看!北边过来一条大鱼!”

        我放眼望去,果真又来了一条,吓的我猛摇船桨,一刻也不敢怠慢,小船快速向前驶去。

        那大鱼没有奔我们来,估计是闻到血腥,去吃它的同类了,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船速也减慢了。

        “唉!海货没捞到,还丢了一把鱼叉,那可是爹的心肝宝贝。”

        我叹息着,抱怨着,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返回去,我要去找我的鱼叉!”

        海婵一听急了眼,小嘴一撅,开始发怒。

        “我不许你去!不就是一把鱼叉?我爹家里也有,回去以后我拿给你。”

        面对海婵的愤怒,我妥协了,没办法,谁叫我喜欢上这小祖宗。

        “海婵,咱们不能放空回去,实在不行,还是去公鸡岛吧,就算捞不到海参,捞点鸡毛菜也行啊。”

        海婵没有回话,她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起身来到我面前。

        “海生哥,我想学游泳。”

        “呵呵!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是不是受到什么启发了?”

        海婵点点头回应着。

        “嗯,不瞒你说,我到现在还惊魂未定,胸膛里像装着一只兔子,你想想要是刚才你下水之后,另一条大鱼出现把我的船顶翻了,我不会游泳,那不九死一生?”

        我看了看眼前这个心思缜密的女孩,从心里佩服。能做到总结经验,居安思危,说明她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不过在我们村的女人当中,会耍水的几乎没有。因为船夫们说,女人一旦来了红,只要上船出海就会召来杀身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