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剑道第一仙 > 第2048章 剑心刀胆

第2048章 剑心刀胆



        那匪夷所思的神秘景象,带着难以言说的禁忌色彩。

        仅仅转瞬间,就消失了。

        苏奕心中却无法平静。

        纪元火种,映现出一条被雾霭笼罩的幽暗道途,那必然是古神之路。

        可那位于古神之路尽头的大渊,又是什么?

        为何那些早已消逝在过去的纪元文明,在最后会全都葬灭在一片深渊之内的废墟之中?

        纪元火种,可以照彻古神之路上的迷雾,窥破虚妄,得见真实,从而找到古神之路上至强的成神契机。

        刚才那一幕景象,是否意味着,那所谓的至强成神契机,就位于那古神之路尽头的深渊废墟中?

        苏奕思绪如飞。

        他手中,纪元火种光泽内敛,化作一颗黑黝黝的火种,像鸽蛋大小,再看不出任何特殊之处。

        可苏奕已经知道,这个足可列为“违禁物”的火种,是何等的神妙。

        其一,此物可照彻古神之路的雾霭和幽暗,让人拥有抵达古神之路尽头的资格。

        其二,此物本身违反诸天秩序,打破铁律,可以充当违禁者证道成神时的神火!

        须知,成神的关键,就在点燃神火这一关。

        而在这世上,太境人物证道成神时,无不是以自身大道根基凝聚的神火,去熔炼纪元碎片,从而去证道成神。

        可纪元火种不一样,它是违禁物!

        而苏奕则是违禁者,以后若要以自身为种,以剑道去开辟出一条成神之路,注定要触犯禁忌,遭受最为恐怖的致命杀劫。

        可若是用“纪元火种”这件违禁物来成神,无疑等于多了一件对抗禁忌的大杀器!

        其三,纪元火种本身就是一个纪元文明诞生之初的形态!

        众所皆知,天地诞生于混沌。

        对一个纪元文明而言,它的最初形态,就是纪元火种这样堪比混沌本源的物品!

        在纪元火种真正化作一个纪元文明时,就将形成新的道途、新的修行世界、新的修行体系!

        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

        就像一个世界从混沌中诞生开始,会历经漫长岁月的不断演变。

        而纪元火种,代表着一个足以诞生出纪元文明的种子!

        粗暴点来说,谁若掌握纪元火种,就等于掌握了一个纪元文明的一切,堪比这个纪元文明的主宰!

        以上三点,就是纪元火种的价值所在。

        苏奕根本不用想就知道,似这等违禁物一旦出现,足可让世间一切神祇为之疯狂!

        而这,必然是自己第一世为自己所留。

        其目的,是在为自己开辟成神道途时铺路!!

        想明白这些,苏奕都不禁唏嘘。

        此次前来古孽塔,对他而言,的确称得上是命运的转折,是成神之前最大的一次蜕变!

        从第一层杀到这第九层,一次次磨砺和融合了剑道,一次次提升了对轮回力量的掌控,一次次提升了一身的战力!

        而打破奕天棋盘,则让自己幡然醒悟,彻底跳出棋局之外,找到了一条举世无双,充满未知的成神之法!

        除此,还对违禁者、违禁物有了深刻了解。

        了解到在神境和太境之间,还隐藏着一个唯有执掌轮回的违禁者才能踏足的“究极之境”!

        而此时,也正是凭借轮回力量,让他获得了违禁物“纪元火种”!

        这绝对是一个大到无法想象的造化。

        一个足以改变他命运和成神之路的旷世机缘!

        而这一切,都是第一世为自己留的后手。

        以无尽岁月做局,谋一条亘古未有的成神之路!

        这绝对是大手笔。

        回顾这一切收获,又让苏奕如何不感慨?

        忽地,一阵激烈的厮杀声在外界响起。

        苏奕心中一凛。

        ……

        外界。

        “诸位,先杀虚行客,再夺纪元火种!”

        “好!”

        ……震天的大喝声响起,毁天灭地的战斗波动席卷十方。

        过往半年间,一直在远处等待的一众恐怖存在,这一刻全都选择动手,横移长空,杀向古孽塔。

        骨鸟振翅,掀起滔天的巨浪。

        之前坐在骨鸟上饮酒作乐的红袍男子,迈步长空,挥袖之间,有无数诡异可怕的金色神焰垂落。

        有沐浴在灰色雷电中的白袍女子,脚踩一口幽蓝的炉鼎而来,身影虚幻缥缈,身上释放出的威能,将虚空都震碎。

        有负手于背,一袭黑袍,头戴玉冕的男子,催动一座黑色莲台横移水面,一掌按出,有万千秩序道光斩落。

        也有其他一些来自各大禁区的身影,全都出动,显露出难以想象的恐怖凶威,杀向虚行客。

        来自永昼之国的白焰天神和盘湖天神也动了,率领一众神明出击,阵容之浩大,引人侧目!

        之前,他们所有人都察觉到,在那古孽塔第九层上,有无边可怕的焚燃气息扩散。

        塔尖附近那些悬浮的密密麻麻的时空裂痕,都被焚烧熔炼掉!

        那恐怖的景象,让所有人骚动,意识到纪元火种即将出世,故而在这一刻毫不犹豫选择动手。

        而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杀死虚行客这个拦路石!

        古孽塔前。

        在众神动手之际,虚行客只皱了皱眉,妖异俊美的面庞依旧如岩石般没有波动。

        他长身而起,将黑色的刀鞘握在掌间。

        早在半年前,他就誓死要守在古孽塔前,当这一场大战真正上演时,自然不会为之惊慌失措。

        锵!

        一道若炸雷般的刀吟响彻九天十地。

        虚行客那瘦削的身影上,顿时涌现一抹刺目的雷光,湮灭虚空,令天地为之震颤。

        附近水域都剧烈沸腾起来。

        而随着虚行客对着手中黑色刀鞘做出一个拔刀的动作。

        那空着的刀鞘内,骤然间有着一抹璀璨炽盛的刀光横空出世,明耀世间,一片绚烂。

        仔细看,那赫然是一把雪亮长刀,足有四尺长,如若星辉般的雷芒在刀身流窜飞溅,弥漫出震天般的杀伐气。

        刀名斩魄。

        可斩天地人神鬼之魂魄!

        这一瞬,虚行客一身气势也变了。

        霸道、凌厉、暴烈!

        那滔天的道意,令许多杀来的大敌都不禁变色。

        而虚行客已凭空而起,挥刀出手。

        嗤!

        一片足有万丈长的耀眼刀气腾空而起,横扫十方,虚空都是裂开,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开。

        那充斥刀气中的恐怖刀威,将冲在前方的一众大敌的攻击挡住!

        轰!!!

        天地混乱,十方崩坏。

        这一场堪称绝世的神战爆发了。

        虚行客一人一刀,杀破九霄,独战十方敌,霸道而睥睨,显露出的战力之恐怖,惊世骇俗。

        可此次出动的大敌,无不是狠茬子。

        尤其是那一众来自各大禁区的古神,一个个皆堪称盖世,斗战经验丰富,很快就占据优势,对虚行客步步紧逼!

        来自永昼之国的两位天神和一众神明也不遑多让,祭出神宝,施展神力,对虚行客层层压制!

        没多久,虚行客就负伤。

        “虚行客,相比当年,你的战力可衰弱不少!”

        那红袍男子长叹,“那时候,你这一把斩魄刀一出,谁敢撄其锋芒?”

        “就凭你一个,根本守不住古孽塔!也救不了那名叫苏奕的轮回之人!”

        一袭黑袍,头戴玉冕的男子淡漠开口,“不想再死一次,就赶紧退下!”

        轰隆!

        战况愈发激烈。

        虚行客负伤累累,愈发惨重,只能被动招架,处境岌岌可危。

        可他没有退。

        那冷峻如岩石的俊美脸庞上,毫无情绪波动。

        生与死,是一个连神明都视之为大恐怖的事情。

        但,只要不在意死,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

        以他的战力,要想从这一场围困中杀出一条活路,绝非什么难事,可他没有这么做。

        剑修淬炼的是剑心,求的是无坚不摧,一剑破万法。

        刀修磨炼的是刀胆,求的是无惧无畏,一往无前!

        同样都不怕死!!

        反观众神,则攻势如狂。

        这片水域都陷入大动荡中,唯有古孽塔纹丝不动,任凭战斗威能冲击,不曾被撼动分毫。

        “当初他就是这样,差点被杀死,是河伯那老色鬼带他回来,将他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古孽塔之巅,一身羽衣的公冶浮屠轻声道,“不过,他的刀道就是从这种宁死不退,一往无前的厮杀中淬炼出来,一旦退了,他那一颗无惧无畏的刀胆可就彻底破了。”

        “在剑心刀胆面前,生与死,根本不算什么。”

        苏奕道,“这才是真正的剑修和刀修。”

        拥有李浮游的阅历,让他一眼看出这一场大战是何等凶险,虚行客的处境又是何等不堪。

        可越是如此,越显露出虚行客那一颗刀胆何等坚固和强大!

        “你就不担心他出事?”

        公冶浮屠禁不住道。

        他发现,苏奕气定神闲,似一点都不担心。

        这简直无情!

        “有你在,何须我动手?”

        苏奕理所当然道。

        公冶浮屠:“……”

        他欲反驳,却发现无言以对。

        是的,哪怕他这一缕神魂力量即将消散,可也断不会见死不救。

        除此,他也断不会让苏奕亲自去冒险。

        这时候,有人已发现了立足在古孽塔之巅的苏奕!

        “那姓苏的年轻人出现了!”

        “看来,纪元火种已落入他手中!”

        许多人骚动。

        诡异的是,无论是谁,似乎都未曾发现在苏奕身旁,还立着一道身影!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