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文学

首页 剑道第一仙
字:
关灯 护眼
绍兴文学 > 剑道第一仙 > 第八章 少女的生辰

第八章 少女的生辰

        “鬼母岭竟然有六阴绝尸出没……”

        “如此说来,那地方当埋藏着一截阴煞灵脉!”

        “唯有如此,才能促使鬼母岭上的鬼物产生‘尸变’,蜕化成六阴绝尸。”

        “搁在在大荒九州,阴煞灵脉稀松寻常,可在这灵气匮乏的大周朝境内,已堪称稀罕了……”

        苏奕一边思忖,一边朝沿着大沧江畔朝广陵城行去。

        “武道第三境为养炉,用‘阴煞灵脉’来锤炼五脏,足可起到事半功倍的妙用。”

        “除此,那鬼母峰上还有六阴草和极阳花,这同样是修炼养炉境的宝药。”

        “等我将修为臻至搬血境大圆满时,就去走一遭。”

        苏奕做出决定。

        这次偶遇萧天阙和紫堇,让他也收获颇丰。

        一万两白银,足以让他购买到淬体所需的各种药材。

        同时,也推敲出了和鬼母峰有关的一些极有价值的消息。

        比如阴煞灵脉!

        当苏奕抵达广陵城城门时,就见一支禁军驻守在那。

        披坚执锐,精悍肃杀。

        禁军前,还有一众大人物等候在那,个个气度不凡,明显久居上位,远不是一般的武道人物可比。

        这等豪华阵容,搁在广陵城个极其少见。

        城门附近来往的百姓,在经过时,皆又是敬畏又好奇。

        “城主大人和他的‘城主府禁军’都出动了,这是要做什么?”

        许多议论声响起。

        “原来是城主傅山和他的禁卫军……”

        苏奕虽心中也有些好奇,但却懒得去打听关注,径直走进城门内。

        隐隐约约地,背后传来那些大人物的谈笑声——

        “瞧,那不是文家的上门女婿苏奕?以前可是青河剑府的外门剑首,少年奇才。”

        “着实可惜了。”

        “依我看,该可惜的是文灵昭才对,那丫头的武道天赋之强,绝对生平仅见,难得的是姿容也堪称万里挑一,可却嫁给了这苏奕,何其不幸。”

        ……

        苏奕笑了笑,浑不在意,身影很快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不久。

        萧天阙和紫堇的身影出现在城门外远处。

        “卑职傅山,参见老侯爷,参见郡主!”

        几乎第一时间,广陵城主傅山神色一肃,踏步上前,躬身见礼,声震云霄。

        “参见老侯爷,参见郡主!”

        傅山身后那一众大人物,以及那一支精锐凶悍的禁卫军,皆浑身一震,齐齐行礼。

        城门内外,一下子鸦雀无声,寂静庄重,

        来往百姓皆诚惶诚恐,噤若寒蝉。

        不远处,萧天阙负手于背,眸光开阖,不经意流露出一股大威严,那是久居上位者的仪态。

        再看紫堇,高挑修长的身影端立,清艳绝俗的鹅蛋脸上,带着一抹拒人千里之外的矜持尊贵气息。

        “傅山,我早已不是侯爷,让其他人全都退下,莫要扰民!”

        萧天阙皱眉道。

        “是!”

        城主傅山恭声应答一声,而后一挥手。

        顿时,附近那些大人物和禁卫军全都领命而去,不敢稍有耽搁。

        “傅叔叔,还请麻烦你照着这张药方去抓抓药,记住,要七天的分量。还有,为我和爷爷准备一个不受打扰的静室。”

        紫堇走上前,将一张药方递了过去。

        “卑职谨遵郡主之令!”

        城主傅山肃然抱拳行礼。

        萧天阙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和紫堇一起朝城门内行去。

        傅山连忙跟随其后。

        (本章未完,请翻页)

        直至他们全都离开,城门附近那些百姓这才如梦初醒般,紧跟着就热切议论起来。

        傅山是广陵城之主,大权在握,只手遮天,就是广陵三大宗族的族长,也得礼让三分。

        可现在,却竟对那一老一小毕恭毕敬,言听计从!

        这让那些百姓皆大开眼界,纷纷揣测起萧天阙和紫堇的身份。

        ……

        文家。

        房间里,苏奕坐在浴桶内。

        他眼眸闭合,一呼一吸之间,隐然有一缕缕白气缭绕,如蛇信吞吐,带着一股奇妙的律动。

        这是“松鹤锻体术”的吐纳法。

        浴桶内,是煎好的药汤,由五十余种药草熬制两个时辰而成。

        这些药草都并非修炼者眼中的“灵药”,可每一样都极其昂贵,加起来价值五百两!

        对广陵城寻常百姓而言,一年的花销也不过十几两银子而已。

        由此对比,便体现出什么叫“穷文富武”!

        有钱人,才有资格去修炼武道。

        寻常百姓就是想要修炼,都负担不起炼武所需的花销。

        作为广陵城三大宗族之一的文家,号称有族人上千,可真正有资格从小修行武道的,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没办法,修炼武道太花钱了!

        寻常武者要天天吃各种大补之物满足身体所需,需要购买各种药草辅助修行,就是进入学府修炼,也要交纳一笔不菲的费用。

        一般家庭,根本负担不起。

        在整个大周朝,这种情况很普遍。

        时光流逝,日影西斜。

        苏奕足足打坐了三个时辰,鼻端忽地有两道笔直如白练的气流喷出,

        气流如箭,迸射三尺,空气如被切割,产生隐隐如沉闷的风雷之音。

        吐纳如练,风雷作响!

        这是周身气机运转到沸腾时的特征。

        也在此时,苏奕睁开了眼睛,深邃的瞳孔闪过一抹亮芒,如锋似电,许久才消散不见。

        “今日晨时在城外大沧江畔吞吐天地灵气修炼,午时以药浴淬体,到现在不到一天的时间,我那搬血境初期的根基,已得到彻底的稳固……”

        苏奕从浴桶起身,穿上衣服,径直来到庭院中。

        夕阳斜晖。

        院中的青枣树笼罩一层柔和的光。

        苏奕身影站稳,感受着体内充盈的气血力量,突然一指探出,如剑般刺在身边青枣树的一条枝桠上。

        啪!

        枝桠寸寸崩碎,化作粉末。

        神奇的是,枝桠上那片片绿叶却完整无缺地飘飞起来。

        苏奕收起手指,暗暗点头。

        在武道入门阶段,淬炼的是体魄和气血,用在战斗中,则体现在对力量的掌控上。

        厉害的武者,以枪刺树上枣,一枪一只。

        刺壁上蝇,蝇落而壁无痕。

        这便是对力量的精妙御用。

        之前苏奕那一指刺击之力就是如此。

        看似寻常,实则动如崩弓,发如炸雷!

        而那一指之力,在摧枯拉朽般粉碎桑树枝条的同时,更脆弱易碎的片片桑叶却完整保全。

        那等对力量的精微妙用,堪称出神入化。

        不过,相比前世那一指分海,挥袖断山的神通,这点技巧也只算雕虫小技罢了。

        接下来数天,苏奕晨时前往城外大沧江畔修炼,午时浸泡药浴淬体,一身力量,则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此期间,小姨子文灵雪重返松云剑府修行。

        离开时,她特意叮咛苏奕,过些天就是她十六岁生日,届时她希望苏奕也参加。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对此,苏奕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搬血境初期圆满!”

        这天清晨,苏奕从城外大沧江畔返回家后,感受着身体上的变化,唇边不禁泛起一丝满意的笑意。

        松鹤锻体术无愧是大荒九州第一筑基法!

        掌握其精髓奥秘后,让他在短短五天时间,就有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一举筑成最雄厚扎实的根基!

        比他前世同一境界,也强上一筹!

        “以我现在的身体力量,已经远不是一般的搬血境角色可比……”

        苏奕拥有今世过往十七年的记忆和阅历,略一对比,就确定一件事——

        哪怕是青河剑府中最顶尖的搬血境圆满地步的弟子,若遇到自己,也必输无疑!

        搬血境终究只是武道第一境,锤炼的是体魄之力,虽远比普通人强大,可也终究还在“凡俗”的范畴内。

        在大荒九州,武道四境又被称作“蜕凡境”,意思是从凡夫俗子中蜕变的四大境界。

        只有真正从武道四境突破,迈入“元道”修炼路上,才能称得上是先天修士!

        到那时,餐霞饮露,辟谷不食,和“凡夫俗子”已有质的不同。

        更何况,在真正的战斗中,比拼的可并不是修为,还有武技!

        而以苏奕前世的战斗经验和手段,就是完全没有修为,都能分分钟弄死搬血境这等小角色。

        “不过五天时间,就花费两千五百两白银,这还仅仅只是刚入门……”

        “可以预见,以后修炼所需的药材,注定将会翻倍暴涨,花费的银钱也会随之攀升。”

        “归根到底,在武道四境的修炼中,必须得长久地考虑赚钱的事情。”

        苏奕暗道。

        财侣法地,修行之要。

        而“财“之一字,位居首位!

        苏奕很清楚,以后随着自己道行越来越高,所需的“财”也会越来越惊人。

        当然,对修行者而言,“财富”并不仅仅只是黄金白银,而是泛指一切修行资源。

        诸如灵药、灵材、神珍、灵丹等等。

        “唔,若能加入一方修行势力中修炼,就不必为这些钱财之物发愁了……”

        想到这,苏奕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暂时还没有考虑离开广陵城的事情。

        思忖时,苏奕已返回文家。

        远远地就看到一道倩影立在自己的庭院门前。

        文灵雪。

        少女盛装打扮,穿着一身深紫长裙,青丝盘髻,露出一张灵秀绝俗的小脸,星辰般剔透的眸明亮清澈。

        她负手小手,俏生生立在那,眉目如画,顾盼生辉,明媚极了。

        “姐夫。”

        远远看到苏奕,文灵雪顿时露出笑容,欢快地挥手招呼。

        那一刹,少女身上散发的美丽气息,让人感觉阳光都暗淡三分。

        “你不是在上学么,怎地又回来了?”

        苏奕笑着迎上去。

        “今天是我生日呀!”

        文灵雪笑语盈然,“我已经在城中聚仙楼订下宴席,我的一些同窗同学也都在,咱们快过去吧。”

        说着,她已亲昵地挽起苏奕的胳膊,朝外行去。

        苏奕心中却有些惭愧。

        这些天只顾着修行,却竟忘了这一茬,实在不应该。

        想到这,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女,美目盼兮,娇俏明媚,浑没有一点怪责自己的意思。

        可越是如此,越让苏奕有些过意不去。

        想了想,他最终决定——

        送少女一份不一样的生日礼物。

        ——

        晚上6点还有加更!

        (本章完)